经历了近半天的漫长航程,李奥等人来到了被夜色笼罩的莫斯科。

    走出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冷空气像是刀子似的往脸上打过来,让人有种生疼的感觉。

    所幸他们早就在机舱里换上了一身厚实的装备,有保暖的呢子大衣,以及一顶很有莫斯科特色的毛绒皮帽。

    “接下来该怎么办?”

    坐进专程接机的豪华礼宾车里,狄格尔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

    他扫视了一眼车内,确认自己说话不会被偷听。

    车厢里驾驶员和乘客座椅是独立分开的,中间升起厚厚的隔音板,把前后的空间阻隔开来,彼此之间听不到对方的讲话。

    如果需要交流,可以使用内部配置的对讲机和按铃,这样是为了确??突富暗乃矫苄?。

    宽敞的车厢,是采用环形座椅的布置结构,侧面配有灯光酒吧,车顶镶嵌有像满天星一样的可变彩灯,

    隔音板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两边还配备着高保真音响,几乎就是一个微缩的小型办公室。

    “你说莱拉在莫斯科失去联络,她的任务是什么?有没有可能被克格勃盯上,或者待在哪个安全屋里?”

    看起来狄格尔似乎很了解天眼会的那一套流程,提出的问题都是很关键的那种。

    这位从部队退役,成为私营安保公司雇员的黑人大汉,在阿富汗服役时和莱拉-迈克尔斯相识,回国后结婚。

    可惜两人都不懂得如何维持婚姻,对他们来说,硝烟弥漫的危险战场,可能要比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更轻松。

    离婚后的莱拉选择加入天眼会,成为一名特勤探员,而狄格尔则继续出征海外,直到正式退役。

    “很抱歉,莱拉-迈克尔斯的任务,涉及到天眼会内部的机密,你暂时没有权限得知。至于安全屋这个可以排除,她已经缺席了两次常规电话汇报?!?br />
    李奥递给费莉希蒂一杯起泡酒,这个天才黑客显然有些紧张,从下飞机开始就保持着沉默。

    “如果是被克格勃盯上,那么莱拉-迈克尔斯基本等同于死亡……我倒是觉得因为某些意外,惹上联邦国家安全局的可能性更大?!?br />
    分析了一些存在的可能性,李奥就不再多说,具体情况需要得到更多资料以后才能确定。

    他掀开遮挡在车窗上的帘子,欣赏着夜色中的莫斯科。

    这座森林中的首都,掩映在一片绿海之中,显得静谧而美好。

    一路无话,直到抵达目的地,也就是他们下榻的国家奢华酒店。

    进入到豪华套房里,李奥脱去身上的呢子大衣,把费莉希蒂和狄格尔叫到一起。

    “我准备出去搜集一下消息,你们待在房间里?!?br />
    李奥透过落地窗,远眺着只隔一条街的“邻居”,克里姆林宫。

    怀特工业创办于1940年,他的祖父弗雷德-怀特当年研发出了一种新型的石油开采技术,却因此受到同行的排挤。

    作为竞争对手的石油企业,勾结政府要员列了四十四条法规来禁止这种方法用于生产。

    无奈之下的弗雷德,只得跑去了尚未解体的苏联,反而成为斯大林的座上宾。

    双方达成协议以后,弗雷德帮助斯大林政府建立了十五座现代化原油精炼厂,以此敛聚了巨量的财富,直到数十年后才返回美国。

    毫不客气的说,整个苏联的现代石油工业,都是由李奥的这位祖父建立起来的。

    纵使后来那个伟大的红色帝国崩塌,怀特家族仍然在这里保留了不少的人脉网络。

    两个小时以后,李奥带着一身伏特加的酒气,回到了豪华套房里。

    想要和俄罗斯人交朋友,除了喝酒就是打架。

    李奥显然选择了前者,吨吨吨灌了不知道多少伏特加,终于从一个属于松采沃兄弟会的情报掮客那里,得到了莱拉-迈克尔斯的消息。

    “她被关在古拉格监狱,这是拍到的照片?!?br />
    看到李奥脚步有些踉跄,费莉希蒂连忙做好私人助理的本分,递过一杯清水。

    “古拉格监狱?”

    狄格尔惊呼一声,黝黑的脸庞神情凝重。

    那曾经可是比纳(na)粹集中营更可怕的地狱!

    早在沙俄时期,把犯人流放到环境恶劣的西伯利亚做苦力,就是俄国政府的一项传统惩罚措施。

    苏联建立后,也继承了沙俄的这项传统,把强迫劳动作为镇压反对者和处罚罪犯的手段。

    在1918年,苏联建立了第一个古拉格劳改营。

    从此,犯了轻罪的人、内战的白军战俘、被指控贪污受贿的官员、政敌、持不同意见者、拿苏联政府来开玩笑的人,统统不分青红皂白被送进古拉格劳改营。

    据统计,前后一共有1400万人被投入到古拉格劳改营,而直到这些成百上千的集中营地关闭之前,有接近150万人死在了那里,其残酷程度足以和奥斯维辛一较高下。

    而如今,所谓的古拉格监狱则是俄国黑帮的圣地。

    “没错,据说是因为在执行任务期间,和莫斯科的某个毒枭发生了一些冲突,然后被扔进了古拉格监狱?!?br />
    李奥喝完一杯水,醺醺然的眼神逐渐清醒。

    他连续喝倒了四五个俄国大汉,这种战绩说出去也足够惊人了。

    “所以这次的营救任务,是费莉希蒂作为后援,而你负责在外界联络?!?br />
    李奥靠在床头上,手指揉动着眉心,轻声道:“我深入到古拉格监狱,找到莱拉-迈克尔斯,然后把她带出来?!?br />
    “不行!”

    狄格尔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虽然看不惯面前这个年轻人,但是也不会坐视对方进入监狱涉险。

    古拉格监狱,或许费莉希蒂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可狄格尔却一清二楚。

    那里关押着最凶恶的暴力分子,毫无人性的冷血罪犯,以及为数众多的黑帮暴徒。

    能够住进古拉格监狱牢房的人,基本上手里都沾过鲜血,许多俄国黑帮的教父级人物,都是从那座监狱里走出来的。

    否则,怎么能被称之为“黑道圣地”!

    “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进去,那也应该是我!”

    狄格尔沉声说道。

    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但是莱拉是自己的妻子——哪怕他们在法律意义上已经不是夫妻,可那份深沉的感情却不会消失。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

    李奥嘴角上扬,挑起淡淡的笑意,“我之所以要亲自去古拉格,不是出于好心或者善意,仅仅只是想更简单地完成任务?!?br />
    “或许对于外人来说,那里是噩梦,是地狱!但在我眼里,进古拉格监狱就像是回家一样,里面的恶棍啊、杀人犯啊,个个说话都好听,和温顺的绵羊没有区别?!?br />
    此刻的李奥,悄然撤下那张温和的面具,展露出了些许黑暗的气息。

    嚣张的笑意,不屑的语气,以及高高在上的态度,让经历过多次战争的狄格尔都莫名心悸。

    仿佛面前这个西装敞开,喷吐酒气的年轻人,才是最值得畏惧的暴徒!
489| 787| 508| 671| 374| 606| 207| 694| 925| 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