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松蹙眉,“你是谁?”

    村花季小倩:“……”

    一脸受伤,“海松哥不认识我了?我是小倩??!”

    “不认识?!奔舅傻?。

    他不喜欢女孩子用爱慕的眼神看他,当然,除了思思。

    “海松哥,她……她是你朋友吗?”季小倩指着慕思思问道。

    慕思思虽然穿着简单,但她身上有一股高贵的气质,令村花季小倩有些自卑。

    城里人与农村人就是有差别,是气质上的差别。

    季小倩一看慕思思,就知道她是城市的女孩。

    “思思回来了,快进屋喝口水?!碧梦莸募灸缚诘?。

    慕思思微笑道:“你好,我是季松的女朋友?!?br />
    落落大方的女孩,与季小倩成了鲜明的对比。

    季小倩眸中闪过极度不甘,却没有任何办法。

    海松哥有女朋友了,她怎么办?

    她强忍着哭意,笑道:“海松哥,我考上大学了,安省大学,但我没去上,我听说你在S市,所以我复读一年,明年考S市的大学?!?br />
    目的,不言而喻。

    季松冷着脸,道:“你考什么学校,无需向我报备?!?br />
    说着,便牵着女孩的手,绕过季小倩,走向堂屋。

    拿出慕思思的专用水杯,为她倒了杯水,试了试水温正好,才递给慕思思。

    季小倩转头见一向冰冷的海松哥居然这么温柔细致地对待一个女孩子,她顿时受不了,眼泪再也忍不住,哭着跑开了。

    慕思思望着季小倩的背影,她道:“你怎么欠的桃花债?”

    “说什么呢!我都不认识?!奔舅杀硎驹┩?。

    慕思思叹息,小声嘀咕:“又是一个拜倒在你西装裤下的女孩?!?br />
    季母与季父耳力很好,听到了慕思思的嘀咕。

    二人对视一眼,假装没有听到。

    ……

    吃过丰盛的晚饭,季家面临着一个问题。

    季家只有一个儿子,所以虽然有四间瓦房,但一间是堂屋,一间是季父母的房间,另一间是季松的房间,还有一间,被他们放着家里的粮食、杂物,没法住人。

    慕思思可怜巴巴地望着季松,眼神表达的意思:我要和你一起睡,敢让我独睡,你试试。

    季松秒懂女孩的意思,他对正在商量该怎么住宿的父母道:“爸妈,思思睡我房间就可以?!?br />
    “那不行!你们俩毕竟是未婚,对思思闺誉不好?!奔灸阜炊缘?。

    “伯母,没事儿,只要他负责就行?!蹦剿妓嫉屯返?。

    季母:“……”

    接收到季松的眸色,她立刻打了个寒颤。

    季父开口道:“那就这么办了,海松这孩子自小责任心强,思思就放心住,没事的?!?br />
    说着,便推着季母的轮椅,进了他们的房间,留下小两口在堂屋。

    慕思思扑向季松,“我这样,会不会给爸妈留下轻浮的一面?”

    “不会,他们巴不得你跟我睡?!奔舅伤档溃骸跋衷谌⑾备?,彩礼很多,有你这个认定我的儿媳妇,他们做梦都会笑醒?!?br />
    “只要他们不嫌弃我,我不要彩礼,只要你?!蹦剿妓急硖?。

    “傻姑娘,结婚怎么能不要彩礼?!奔舅沙信档溃骸拔一嵝砟闶⒋蠡槔?,一切习俗,必不可少?!?br />
    
386| 529| 343| 363| 126| 693| 898| 12| 262|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