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松推开车门下车,又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把思思拉了出来,他轻笑道:“放心,我心里有数,吃不穷?!?br />
    慕思思一路忐忑地被自家男友拉着进入高档中餐厅,二人找了个两人雅座就坐。

    季松了解她的口味,但还是问她想吃什么?又交代除了辣的,什么菜都可以。

    慕思思用菜单挡住脸,不让服务员看到,她小声对季松道:“好贵??!咱走吧!”

    “思思……”季松无奈,看向服务员,道:“红烧小排、粉蒸肉、清蒸鲈鱼、糖醋里脊、清炒西兰花、清炒小油菜,两碗米饭,一份西红柿蛋花汤?!?br />
    “好的,您稍等?!狈裨毖勖靶切堑囟嗫戳思舅杉秆?。

    真帅。

    服务员走后,慕思思肉疼地道:“好在我这里还有一万多,不然咱们非得吃霸王餐不可?!?br />
    “思思,没那么夸张,以后你都不用为钱发愁?!奔舅伤档?。

    “听你的口气,有钱了?”慕思思诧异道。

    “嗯?!奔舅纱涌ò谌〕鲆徽呕锌?,递给她:“这是我的工资卡,交由你保管,以后没钱花,便取里面的钱,密码是你生日?!?br />
    “干嘛给我钱?”慕思思摇头,不要。

    “我最近工作虽然不多,但都很努力,老板奖励我十万,我给家里打去五万,剩下的五万,在卡里?!?br />
    “十……十万?”对慕思思来说,是笔巨款。

    “为啥奖励你十万?”

    “这个……”

    “快说!”慕思思不认为天上会掉馅饼,所以她觉得这笔钱一定有来头。

    “我救了老板,受了点伤?!奔舅傻?。

    一听他受伤了,慕思思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腾地一下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开始扒他的衣服,“哪儿受伤了?严不严重?”

    “思思,没多大事儿,只是左臂有些轻伤?!?br />
    一听是左臂伤了,慕思思解开他的西服上衣,脱掉左胳膊,然后挽起衬衣袖子。

    只见左小臂绑着一层纱布,纱布很干净,就是看不到伤口。

    她想扒拉掉纱布去看他的伤,但又担心待会儿没有新纱布包扎伤口,只能作罢。

    问道:“伤的严重吗?不许骗我?!?br />
    “看着皮肉外翻,其实没有伤到要害,不严重?!奔舅傻?。

    他受伤找的点很巧妙,伤口看着重,其实养几天就好了,就是皮外伤。

    “傻瓜,你干嘛要救你老板,谁也没有你的命重要?!蹦剿妓级技笨蘖?。

    季松是她最爱的人,她怎么能容许他受一点点伤。

    望着女孩红红的眼眶,季松觉得自己真是万恶,他道:“好了,我真的没事儿,别哭?!?br />
    “季松,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可以再受伤?!?br />
    “好,我答应你?!奔舅捎ο?。

    他要?;ぷ约旱拿?,用来守护她的后半生。

    很快,服务员便上了菜。

    慕思思简直把季松当成重点?;ざ韵罄炊源?,不让他的左手使一点力,都是她在帮他盛汤,布菜。

    吃过饭,慕思思用自己的卡买了单。

    她说季松卡里的钱是他用命换来的,不想花,等以后过不下去了,再动卡里的钱吧!

    
580| 993| 388| 876| 952| 155| 988| 257| 733| 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