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松痛并快乐地睡了一夜。

    倒是慕思思,在季松怀里入睡,睡得格外香甜。

    清晨,二人在公寓吃过季松做的早餐,才驱车去往S大。

    季松把慕思思送到S大门口,便离开了。

    慕思思背着背包,心情极好地步行去往教室。

    教室中,杨莹见慕思思进来,她立刻站起身,道:“慕思思,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br />
    “啥事?”慕思思停下脚步问。

    杨莹道:“你若是不介意被同学们听到,我不介意在这里说?!?br />
    “事无不可对人言?!蹦剿妓蓟赜?。

    “季教官真是你男朋友?”杨莹不甘心地问。

    “对??!”

    杨莹跺跺脚,她瞪着明显哭过、红肿的眼睛,道:“慕思思,从今天起,我要和你公平竞争?!?br />
    听到自己有情敌了,慕思思很不爽道:“拜托同学,他名草有主了,你可以把目光转移到其他男人身上?!?br />
    “我不管,慕思思,我自小琴棋书画、舞蹈、口才、唱歌都有涉足,我多才多艺,长得又漂亮,你除了个子高点,身材好点,长得漂亮点,力气大点,你还有什么,你等着,我一定让季教官喜欢上我?!?br />
    她是真的喜欢季教官,从第一次见季教官,就被他的容颜所吸引。

    “我觉得你没有机会?!蹦剿妓嫉?。

    “哼,你若是识相,就早点离开季教官,否则被季教官甩了,看你怎么哭?!毖钣ㄈ缍肥さ墓?。

    她家底殷实,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而慕思思有什么?孤女一个,如何比得了她!

    “姑娘,大白天的,你该醒醒了?!蹦剿妓妓低?,绕过杨莹进入教室。

    杨莹跺脚,这女人居然暗指她在做梦。

    对于杨莹的挑衅,慕思思并未放在心上。

    因为杨莹几乎没有见到自家男友的机会。

    很快,同学们陆续到来,开始上课。

    ……

    季松如今的工作很轻松,他已经由付刚强的专职司机转为他黑暗势力的一方小头目。

    付刚强不止他一名司机,名下更是有多辆豪车,所以哪怕现在季松不是他的司机,季松开着的这辆迈巴赫,他也没有收回去,继续让季松开着。

    季松驱车来到思凡财务公司。

    付刚强正在主持一个投资会议。

    季松知道,这场会议虽是与合作商投资一个一亿的农场项目,实则是付刚强洗黑钱的工具。

    而那个农场,也只不过是用廉价的租金租赁的农村山林土地,随便种上一些果树,每到收获季节,农场便会报账,由黑钱,转化为明路。

    此事,由于付刚强的地下生意越来越大,黑钱越来越多,他就必须得扩大实体项目打掩护。

    季松在他原本的位置上等待,一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众人散会。

    付刚强让季松进入他的办公室,又让美女秘书倒了两杯咖啡进来。

    付刚强已经半月不曾见到季松,此刻见到他,分外亲切,笑问:“这半个月在S大过的怎么样?”

    “很好?!奔舅晒创叫Φ?,显然心情是很好。

    付刚强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季松都一一解答。

    末了,付刚强提起正事:“晚上北区有交易,你带人去吧!”

    “好?!奔舅杀硐值脑驹居?,很是期待。

    对于季松的反应,付刚强很满意。

    只要人有弱点,就是可用之人。

    怕就怕,没有弱点的人。

    
358| 944| 726| 563| 275| 141| 988| 511| 966| 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