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出大事了,魔族打来了?!闭诨ㄔ袄锔咝松突?,交谈甚欢的各路仙家,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安静,全都看向左宸王。

    左宸王也是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天后却镇定道“慌什么,把话说清楚了,无端端的,魔族怎会攻打南天门!”

    那天兵,喘息结巴道?!盎?..回禀天后。有...有...有一..一...一个...魔..魔...族女..女子,打...到...打到南...南天门了?!?br />
    各路仙家被他说话的节奏吊着气,差一点憋死,好不容易听他说完,全都舒了一口气。左宸王心想,还以为魔界有人造反了,吓死他了。

    连忙道,“来者何模样,什么身份?”

    “不...不....不知道,她就说,让咱们交出荼...荼...荼涛涛?!?br />
    众人一愣,这又是谁,都不曾听过这个名字。天后也心生狐疑,这跟她预想的不太一样,众人不觉得看向左宸王,左宸王无语“都看着本王做什么,本王也不知道是谁?!?br />
    还是天后镇定,对那天兵道,“不过是个魔族女子,怎么把你们吓成这样?南天门守卫都是干什么的?”

    天兵还不曾说话,众人皆听到一声巨响,那分明是从南天门方向传来的。

    这巨大的火光,一看就知道出大事了。左宸王心里有个不安的揣测,这才发现自己带来的两个孩子不见了踪影。糟糕,不会惹下麻烦吧?

    此时天后也心中不安,领着各路仙家往南天门去。远远的,各位仙家便看到,一个女子被诸多天兵围住,而她脚下踩着南天门守门大将叱咤将军。

    见诸位仙家到来,一点也不慌乱,反而傲娇嚣张道“你们无端扣留我小侄子不说,还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真是太让我失望了?!?br />
    “这位姑娘,你无端端到擅闯神界,又将南天门的守卫打伤,今日若不说出个道理来,可就莫怪天规无情,要狠狠的重罚于你?!?br />
    太上老君哪容这小丫头叫嚣,连忙警告。

    女子却丝毫没有悔过,反而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扔了过来,太上老君一把接住,那女子道“我可不是无故擅闯,我是接了帖子来的。只不过.....”

    她恨恨踩几脚脚下的大将,“这些人狗眼看人低,故意为难我魔族。不认帖子也就算了,可他们居然还扣留我的小侄子,不肯把人还给我。我倒想问一问,你们无端扣一个小孩子做什么,莫不成,你想要跟我魔族过不去?!?br />
    有性格,我喜欢。天后心里欢喜赞叹,脸上却肃穆道“小姑娘。你说的人到底是谁?我们神界做事自有规章,绝不会无端为难一个小孩,不如将事情说清楚,也省得你我两界产生的误会,你说是不是???左宸王?”

    女子闻言,与众人一起看向左宸王,左宸王头皮发麻,他就说今天出门为什么眼皮子直跳,就不该一时贪图,这两个小孩甜甜蜜蜜的叫他爷爷,心一软,就把这熊孩子带上天庭,果不其然,出事了吧。

    他咳嗽笑笑“宛丫头,你是不是误会了,幺儿明明是到天庭来做客,这会儿指不定在哪里玩着呢。天界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一个小孩子不是?”

    荼宛想了想,回头吼道“荼圆圆,你给我滚出来?!?br />
    众人纷纷看向他身后方向,好一会儿只见一个圆滚滚的小丫头。哆哆嗦嗦的挪了过来,走到荼宛身旁,被她一把扯住耳朵,“小丫头,把话说清楚,是不是他们扣留你弟弟?”

    “圆圆?这究竟怎么回事?幺幺呢?”左宸王假装成焦急的长辈,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幺幺?”荼宛一愣,用力几分“你个坏丫头,不是说涛涛被抓了吗,幺幺又是谁?”

    小女孩委屈,“幺幺就是涛涛,涛涛是大名,幺幺是小名?!?br />
    “那他们为什么抓你弟弟?你把话跟我说清楚了?!陛蓖鹪じ?,自己大约是被坑了。但是来都来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小姑娘犹犹豫豫,两只手指相互搓来搓去,实在忍不住荼宛的折磨,才哭喊道?!八?..他...跑到跑到太子宫里,偷了太子的花,被太子逮住,太子说,要扒了他的皮,真的,开水都烧好了,就等下锅了?!?br />
    众人.......

    太子还有这一面?

    荼宛气急,狠狠道“等我回头再收拾你?!?br />
    说罢,她一个飞身,竟然越过众人奔向东宫方向。众人半响才反应过来,天后连忙道“赶紧的,去玉清宫,千万别闹出性命来!”

    她一喊完,众人纷纷赶往与玉清宫。天后慢悠悠的走,心中暗笑,这下有好戏看了。

    荼宛一路施法飞奔,不明方向的时候,逮着一个仙娥,逼迫她带自己前往玉清宫。

    那仙娥吓得直哆嗦,任由她挟持,直到玉清宫门前,才晕厥过去。

    荼宛无奈,将人安置在墙边,看到下人捧着一捆捆的柴火,直往宫里走,不用想也知道,这是真的在生火,要煮了她侄子。

    这还得了,荼宛连忙翻过宫墙,一跃而去,她一走,昏倒的小仙娥立马站起来换个方向去报信。

    荼宛翻墙进去,才发现这地方有点太大,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的侄子在何处,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到处找。

    却发现没有看到任何的仙娥,心里更加不安。凭直觉一路往里走,忽然看到一处不断冒着热气的屋子,心里一阵惶恐,不会已经将她侄子煮了吧?

    她焦急得不行,飞跑过去,猛然撞开门,想要一脚踢翻锅炉。

    不曾想,眼前哪有什么锅炉,只有一个巨大的热水池子。而她无处停留,失去落脚点,一下子掉进池子里。

    等她浮起来,吐掉嘴里的水,却看到一个**的男子,顺着腰腹线往上看,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面孔。

    “轩...轩曜?”

    轩曜愣住,全然忘记反应。好半响,他才抬起手,摸了摸荼宛的脸,热的,暖暖的,不是他的幻术。

    “宛儿?”

    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再一次遇见,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所有的门忽然都开了。

    院子里站了各路仙家,男男女女都看到两个人,衣衫不整在池子里。恰在此时,一只红色的鸟儿,在玉清宫头顶盘桓一圈,众目睽睽之下飞进澡堂,落在了荼宛的肩膀上。然后,就不走了。

    荼宛愣住,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倒是轩曜,毫不犹豫挥手,瞬间将所有的门都关上,紧紧将荼宛抱在怀中。屋外一阵诡异的安静,随后,传来一阵恭喜声。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得觅良缘,选得太子妃?!?br />
    门外的仙女们,不是气得跺脚,就是已经全然傻眼,还有失魂落魄的,哭哭啼啼的走了。

    这算什么回事嘛,精心准备了这么久。一句话都还没有说上,却被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截胡,早知道就不来了,白费心思。

    连盖与清河仙君很快领着下人,挨个送走各路仙家,院子里终于安静下来,而屋里荼宛,却埋首在轩曜胸口,死活不肯抬头。

    真愁人,脸都丢光了,荼宛欲哭无泪,轩曜却隐隐笑了。

    他的宛儿,总算回来了。

    很多年以后,荼宛才知道,那时轩曜其实已经从余姬那里知道自己还活着,只是魔界右宸王父子,并不允许荼宛与轩曜在一起。

    毕竟荼宛因为轩曜受了太多苦,出于对女儿的心疼,他们对六界隐瞒消息,又因为荼宛受了太重的伤,一直在涵洞中疗养。

    涵洞不仅是魔族圣地,更是一个疗伤的绝佳场所。荼宛的魂魄微弱,右宸王并没有把握,她是否能够完好无损的回来。

    轩曜知道,对方铁了心,不允许荼宛再与他相见,好不容易知道荼宛的下落,又怎么能够甘心放弃。

    于是他故意做出失魂落魄的样子,使母神起了心思,又用痴情司的事,逼迫月老替他撒谎,说的他红鸾心动,要选太子妃。

    所以,母后才设了宴,邀请各路仙家纷纷到访。他又刻意放出消息,让外界都知道太子有一株珍贵无比的杜鹃花,此花那是上古仙者遗留,十分神奇难得。

    等到右宸王带着孩子到了天庭,他故意命人在这两个孩子耳边鼓动消息,小孩心里听得心痒痒,只觉得这东西好吃又好玩,于是便想要见识一番。

    他命人诱哄着两个孩子,前去偷盗杜鹃花,接下来,便故作失落,引得天后一阵纠结,打定主意制造机会。

    姐弟二人,他故意抓了一个,放另一个。将这小丫头引导去涵洞躲避,哭哭啼啼,吵醒荼宛。

    荼宛果然感应,从水晶棺中出来,赶来救自己的侄子。

    轩曜也是故意透消息给那小丫头,说要煮了她弟弟。当荼宛见到下人们抱着一堆的柴火进宫里去,定是方寸大乱,其实他的确是在烧热水,只不过烧的是洗澡水。

    等荼宛闯进来后,与他衣衫不整在一处,婚事不成也得成了。右宸王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认下。

    这种方式的确卑劣了一些,当荼宛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第二回大肚子了。

    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无奈道“你就不怕我醒不过来?都到最后一天了,你才使用这么决绝的法子,若是我真的没有来,那你岂不是会有危险?”

    荼宛可还记得轩曜说过,余姬给的花,千年不开,他不仅再也见不到自己,连命都会没的。

    荼宛一阵后怕,轩曜摸摸她的肚子,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吻她,轻笑道“你一定会来的?!?br />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轩曜笑道“听到我这么卑鄙,居然不生气,反而还担心我的死活,可见你多爱我?!?br />
    荼宛瞪他“谁爱你了,自作多情,我是舍不得你这张脸?!?br />
    轩曜笑笑,“那也是舍不得我?!?br />
    荼宛还是有些后怕,“如果我真的没有出现,或者当时真的死了,你该怎么办呢?”

    轩曜把玩她的头发,笑笑道,“做人还是做神,总该心怀希望才对。要是连这份希望都没有了,无论活多久,又有什么意思?”

    “我只是赌最后一次,赌你舍不得我,也赌自己不会运气那么差,一辈子等不到你?!?br />
    荼宛心疼他,“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心怀希望的?!?br />
    当初绝望到,逼迫轩曜伤害她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有最后一丝念想,盼望来生与他再续前缘。

    阿爹说,就因她这一口气,自己才能找回她的魂魄,将她一点点养回来。

    想到这里,荼宛忽然明白,为什么阿爹非要去她去人间走这一趟。

    她生来半仙半魔,魂魄不净,只有去人间,她才会遇到轩曜,也因为心里的这份爱,她心怀希望,这一口气才没有被混沌吞噬毁灭。

    到最后,人心存善意,斩断魔念,能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心怀希望,才能过幸福,不是吗?

    两人相视一笑,荼宛依偎到轩曜怀里,那颗千年的杜鹃花,正在窗台上,开的正好。

    
785| 450| 234| 56| 268| 314| 394| 405| 268| 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