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科幻小说 > 龙墟 > 第883章 老同学(下)
“是你……”牧唐原先是这么说的,可当他看到李飞白和闻清舞的时候,就加了一个“们”字,颇有些惊讶和意外——这可真是巧了,世界可真是小了,在这“西京”之地,“雪之国汤屋”,竟然能够遇见以前的同学,可真是啧啧了。

牧唐原本是在“雅汤”里舒舒服服的泡着温泉??删玫裙酆N栉薰?,牧唐就担心出什么事,穿着拖鞋披着浴衣走了出来,然后就听到了打斗声——其实如果牧唐放开感知,在“雅汤”里他就能听到一切动静,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想舒舒服服的泡温泉,“雅汤”石墙以外的事情他统统都不想感知到。

“你们”,自然包括了李飞白和闻清舞,至于那个“你”,却是对那位“柳生先生”说的。原来那个“柳生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和牧唐有过一段接触的柳生右卫门!

看到牧唐,柳生右卫门也是脸色大变,他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这个瘟神。之前,他用假的“三圣至宝”从鸣仁天皇那里骗走了一堆奖赏,就偷偷溜了。一是欺骗了天皇,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二嘛,主要是为了找个环境清幽的地方修炼,冲击“神人”之境。于是,他来到了“西京”,成为了“雪之国汤屋”的一位供奉。

李飞白和闻清舞见到牧唐冒出来,前者脸色变化幅度比柳生右卫门还大,而后者,脸上先是浮现重逢的惊喜,可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眉头就微微蹙了一下,惊喜之色也淡了不少。

“牧唐,你怎么会在这里?!”李飞白干巴巴的沉声问道。

如果这世界上有谁是李飞白最不想简单的,那一定是牧唐。自“黄金龙城”之后已经过了两年,但每次想到牧唐,他都有股发自骨髓的痛恨,仔细想想连他自己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恨牧唐。

原本,随着他有了非凡奇遇,在“纳美军中”平步青云,对牧唐的恨意稍微有所降低。他觉得,牧唐这样的货色,已经不值得他去痛恨了——他能有自己的奇遇?他能有自己的成就?恨?他不配??伤孀拧疤煜碌谝怀来蠡帷鄙厦俺瞿撂频纳碛?,他还夺得了第一名,李飞白就心态崩了。

再然后,新闻里就爆出了“牧唐毒杀东日岛首相”,这家伙做到了很多九州人想做却做不到、不敢做、只敢在嘴巴上说说的事情。之后,就是“东日岛”对牧唐的全面通缉,还是巨额悬赏通缉??梢惶焯旃?,始终没有牧唐被逮捕的消息,也岂不是意味着连“东日岛”都对牧唐束手无策?还是说他已经成了“九州”政府的特别?;と嗽??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让李飞白咬牙切齿。前者,说明了牧唐自身能力非同一般;而后者,则彰显了他的社会地位,这些都是李飞白求而不得的——他自认自己肯定无法在一个国家的通缉下幸免,而在“九州”的社会地位,他已经放弃了九州国籍,成了“纳美联邦人”,作为一个叛国者,在“九州”唯一的社会地位大概就是被唾弃吧?

于是,李飞白再次恨牧唐恨的抓心挠肺,咬牙切齿。

当某一天他听到“东日岛”政府已经抓到牧唐,并要对他进行公开行刑的时候,天知道那一瞬间他有多高兴,多轻松。行刑那日,他早早的就守在了影视机前面,就等着看牧唐人头落地。当影视机里,牧唐人头落地的那一刻,他只觉得天空阴霾尽散,浑身舒坦——牧唐,终于死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

可这种轻松和舒坦并没有持续太久,但牧唐的身影再次活跃在影视机的时候,他立马就猜到之前死的牧唐是假,自己被“东日岛”政府骗了,当时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要被牧唐逼疯了——牧唐,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你就是不去死???

就这样,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雪之国汤屋”遭遇这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家伙。

“哦,”对于李飞白,要不是现在见到,牧唐早就忘了他还有他身边的那个闻清舞了,不过好歹同学一场不是,太冷淡了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了,“是你们啊,好巧好巧,我来这里度假旅游,顺便过来泡个温泉,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儿遇到老同学,还真是意外之喜?!?br />
“……”

李飞白抿着嘴唇,听着牧唐的说辞,他心里突然冒起一个念头:“难道我之前预定的‘雅汤’就是被他占用了?”牧唐是不可能在六个月之前约定这里的“雅汤”的,既然他没有预定,而“雅汤”每天都是满的,那他就只能是占有别人预定的。到现在为止,似乎只有自己的“雅汤”被别人占用……也就是说,这家伙横插一脚,让自己和闻清舞共浴的美梦破灭了。

该死!

该死!

该死啊啊??!

这一瞬间,李飞白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

闻清舞也清清淡淡的说了句:“牧唐,好久不见……”

牧唐笑道:“还真是好久不见,哈哈!不过现在可不是咱们叙旧的时候。等我先将眼前的麻烦解决咱们再聊哈?!彼底啪痛铀巧肀咦吖?。

李飞白看着牧唐的背影,真恨不得一剑刺上去,在他身上开个窟窿。

牧唐何许人也?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源自李飞白身上的杀意,他觉得很搞笑,一个“心意超人”,对咱们一个“变化大神”吐露杀意?好吧,就算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变化大神”,可自己也实在是觉得好笑。

懒得管他。

牧唐走到观海舞的身边,笑吟吟的说道:“柳生右卫门,咱们又见面了。你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这是要杀谁呢?”

柳生右卫门阴沉着脸,道:“我现在是这里的供奉。负责保全‘雪之国汤屋’。你们两个跑到这里闹事,打伤这里的经理和保安,你们说,我想要杀谁?”

李飞白暗自吼道:“杀了他!杀了那个混账东西!”

牧唐扫了一眼大堂,自然看到一片狼藉,还有一个断手断脚的妈妈桑,虽然他心里有些小诧异观海舞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向来都是帮情不帮理,自然无条件站观海舞这边,所以他笑了,道:“哦!那么,你是要杀我们咯?”

柳生右卫门还是一副绅士模样,他道:“事总要有个说法。在下既然受人之托,自然要忠人之事。我倒要问问你们,好端端为什么要在这里捣乱?”

“这个嘛……”牧唐看向观海舞,后者回了一眼,外加两个字:“好玩?!蹦撂瓢籽垡环?,然后扭头对柳生右卫门道:“听见了?没别的原因,就是好玩。你要是真想管这事儿,那没办法,咱们就只能打一架了。不过,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打了。你还是走吧。这事你就别馋和了。找个舒舒服服的地方待着,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怎么样?”

柳生右卫门脸拉了下来,“你觉得可能吗?”

牧唐一步步走向柳生右卫门:“为什么不可能?”

柳生右卫门身心猛的一颤,他只觉得周身竟然被一股无形之力包裹,让他动弹不得。而且随着牧唐每走近自己一步,那股包裹之力就强上三分,一步步走近,那股力量似要将他挤压成渣,他心里震撼的无以复加:“这不可能?他竟然仅凭意念就封锁了我的行动!这不可能!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牧唐闲庭信步一般走到柳生右卫门的身前,身后揽住他的肩膀,做出一副非常亲昵的动作,“走,咱们到外面聊聊去。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是绅士,和君子差不多。动起手来多不好?形象都没了。咱们都是文明人,既然有矛盾,那就通过交流沟通来解决嘛?!?br />
被揽住的瞬间,柳生右卫门的就拼尽全力挣扎抵抗,可他根本撼动不了牧唐的手臂,反而硬生生被牧唐揽着走出了大门。似乎想到了什么,柳生右卫门的额头渗出了冷汗,“该死,这家伙很强……比我强太多!”他的思维也算是快,一瞬间,和牧唐接触以来的种种全都在他的脑子里过了一遍,越想他越觉得心惊胆寒,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从始至终,自己都被这个家伙耍了!

“柳生先生!柳生先生!”经理大妈大声的呼喊,可柳生右卫门哪还能回应他?

观海舞笑着说道:“看来那位柳生先生也不想多管闲事。那么,在这儿的老板到来之前,咱们就继续?!?br />
啪??!

一枯枝抽打在经理大妈的身上,又是一条血痕。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诅咒你!啊啊啊??!”

闻清舞走上前去,道:“观海老师,请您手下留情!”

观海舞歪着脑袋看向她,停了下来,随手指了一个缩在角落里的侍女,手指一勾,那侍女就飞了过来,对闻清舞说:“你问问她。在这个女人抽打她的时候,她有没有手下留情。要说实话?!?br />
那个被吓坏的侍女看着地上惨叫的经理大妈,吞了口唾沫,突然激动的指着地上的经理大妈说道:“她不是人,她是魔鬼!她才是真正魔鬼!报应!这是她的报应!”

观海舞也不看闻清舞,挥舞着枯枝又抽打了几下,道:“听到了吗?你的善良在我看来很搞笑。难得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但如果你缺少一双分辨善恶的眼睛,那你的善良就是个笑话。懂?”

“……”
68| 273| 616| 407| 135| 818| 324| 972| 183| 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