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狐继续前行,经过刚才的变故,已是很警惕,严防意外发生。

    山间小径的尽头,秦墨停驻脚步,前方的地面有一道裂痕,有着光辉升腾。

    在裂痕处不远,那老太婆的身影再次出现,盯视着秦墨、银澄,目光怨毒,而后纵身跳进裂痕中。

    “这老太婆跳进去了!”银澄惊道。

    “这是要引诱我们进去么?”秦墨这般说道。

    一人一狐面面相觑,却是陷入了踌躇,一时难以决择。

    进,还是不进?

    这是一个问题。

    “这是那老太婆的老巢么?”

    “也不一定,也可能是有大秘密,不想我们进去,故布疑阵?!?br />
    秦墨、银澄有些犹豫,那老太婆的意图很诡异,也可能是布置一个陷阱等他们跳,也可能并非是如此,而是故布疑阵,想让他们远离。

    若是前者,贸然进去,则会有大危险,说不定会陷入其中,难以脱身。

    略一商议,一人一狐没有犹豫,冲进了那道裂痕。

    轰!

    光雾腾起,裂痕中别有洞天,一条地下河流蜿蜒,四周充斥着璀璨光华,犹如是一处仙境。

    秦墨、银澄皆是愕然,没想到此地是这样的光景,与想象的截然不同。

    噗通……

    地下河流中,跳起一条条光鱼,喷吐光华,如同在吸纳天地之力。

    “那鱼身上有龙鳞!”银澄惊呼,不可思议。

    一条条光鱼的鳞片,犹如龙鳞,散发着淡淡的龙威,其纯正程度,竟与小龙崽相似。

    “这些光鱼会化龙么?”秦墨瞠目结舌。

    这样的生灵太罕见了,在传说中有过流传,但是,却被认为不存在,若是真的有化龙的光鱼,这世上的龙族又怎会那么轻易就泯灭了。

    河流深处,有着湿漉漉的足迹,从形状来看,赫然是那个老太婆的脚印。

    这是在引诱秦墨、银澄深入,其目的实是叵测。

    “走?!?br />
    秦墨没有犹豫,继续深入,他有预感,在这里会有收获。

    因为在【灯座空间】中,放置的一具黄金???,已是震动起来,似是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牵引着它。

    战天城之战中,从王氏一族那里,秦墨获得了一批黄金???,通过【幻天极神?!康慕R?,反操控夺得。

    这些黄金??淝看?,比之剑罡虚傀强上数筹不止,并能布成黄金剑阵,足以横扫皇主境的大高手。

    秦墨将九成数量的黄金???,放在了冰焱峰,用以守护阵宗,西城,自身只带了一具黄金???,也是最强的一具。

    此刻,【灯座空间】中,这具黄金??疗?,周身流转剑纹,如同是被启动了。

    “这里果然有古怪,很可能剑之巨头来过!”秦墨一惊,这般揣测道。

    砰!

    前方的景象变幻,一片光雾中,不时有无数光影浮现,既有强者的身影,也有一座座恢宏建筑的轮廓,一股可怕压迫力扑面而来。

    “好诡异的空间之力!”银澄惊呼,连忙布置阵纹抵御。

    这里的空间之力很诡异,如同迷雾一样,让秦墨想起了那处广场,时空之力交汇。

    “与那处广场很相似,小心一点?!鼻啬止?。

    一声凄厉叫声响起,那个老太婆出现,疾扑过来,其面容如同厉鬼,丈许长的利爪袭来。

    这样的攻势极其霸道,超出了皇主境的层次,足以秒杀皇主境的任何强者。

    秦墨冷哼,早有准备,黄金??鱿?,一剑斩出,迎了上去。

    银澄也是怪叫,妖族圣火凝聚,化为一头九尾焰狐冲出。

    黄金?;?,妖狐之焰横空而过,将那老太婆笼罩,不断侵蚀其身躯,让其飞快燃烧起来。

    “不……”

    那老太婆惨叫,非常不甘,其身躯开始剥脱,浮现出里面的真面目,赫然是一具可怖的模样,散发着浓烈的邪气。

    这一幕,让秦墨、银澄都是吃惊,这老太婆的真面目,竟是【无尽深渊】的邪物。

    旋即,一人一狐明白过来,正如之前揣测的那样,这邪物是故布疑阵,不想让他们深入。

    嗡!

    一道剑光扫过,将这邪物斩灭,四周光雾翻腾,也是涌入邪物体内,将之彻底的抹杀。

    一人一狐也是明了,这个地方的光雾,对于无尽深渊的邪物,也有着极大的克制。

    只是,秦墨、银澄执意来此,这头邪物迫不得已,只能全力出手。

    然而,却是遇到了秦墨、银澄,即便是主宰境强者来袭,也有办法应付,何况是在这里备受限制的一头邪物。

    “这里面果然有东西?!?br />
    秦墨身形一闪,快速前进,朝着地下洞穴深处而去。

    四周,光雾如烟,空间随之扭曲起来,瞧得银澄心惊不已,它伸出爪子,感到一种刺痛,这里空间扭曲的厉害。

    然而,秦墨却是毫无所觉,其所过之处,空间都很稳定。

    这样的情景,让银澄犯起嘀咕,或许这里的深处,真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秦墨来发掘。

    前方,一团氤氲光亮闪烁,那里有一个小湖泊,似是地下河流的尽头。

    湖泊呈五彩之色,却是再见不到一条光鱼,湖水中流淌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这是……,似乎是【轮回池】……”

    银澄不禁惊呼起来,这湖水中散发的气息,竟与白泽宗的【轮回池】很相似。

    确切的说,这湖泊中蕴含的能量,远在白泽湖的伪池之上,似是天然形成的,并非是伪神池。

    秦墨驻足,没有上前,他看向一旁的黄金???,后者则是双膝跪地,叩首行礼。

    砰!

    那处湖泊泛起涟漪,竟是扭曲起来,光雾模糊,似是随时要消失。

    秦墨打出一道气劲,尚未靠近,便被扭曲的空间撕碎。

    “果然……,这处神池并非在那里,而是隐匿在空间乱流中……”

    光雾之中,那处湖泊逐渐模糊,直至消失,没有什么留下来。

    不过,却有一处洞穴出现,显露出这里的真正地貌。

    银澄瞠目结舌,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若非秦墨在一旁,贸然闯过去,很可能被空间乱流绞碎。

    “也就是说,那是真正的【轮回池】,原来隐匿在空间乱流中?!?br />
    狐狸忍不住吞咽口水,相比白泽宗的伪神池,这处湖泊才是真正的神湖,若能得到一份【轮回神液】,恐怕能让它脱胎换骨。

    秦墨摇了摇头,对于这狐狸的贪婪,也是司空见惯。

    随即,一人一狐继续深入,窜进那处洞穴中。

    进入洞穴中,秦墨才发现,这里的岔路非常多,如同一座迷宫,也不知该走哪一条路。

    这让他犯难,取出那封地图,左看右看,而后无奈摇头。

    这封地图上标识的地点太泛泛,根本没有一条具体的道路。

    “咔……”

    黄金??钟幸於?,指向一条道路,很肯定的看向秦墨。

    “走那一条路么?”

    秦墨嘀咕,看了看黄金???,后者则是很茫然,近乎本能的颔首。

    “哼!王氏一族……”

    见此情景,一人一狐都是冷哼,对于王氏一族的敌意愈发浓烈。

    这具黄金??氖盗?,远在剑罡虚傀之上,前者却是灵智全无,分明是被强行抹去了。

    若是黄金??橹巧性?,必定能给予许多线索,甚至能找到剑之巨头遗留的秘藏。

    沿着那条道路,秦墨飞速前进,很快前路有了变化,一个宽敞的洞窟出现,竟是一处天然洞府。

    这里很古老,也很简陋,只有一张石床,一桌一椅,并没有任何东西留下。

    “真是剑之巨头曾经逗留的地方?!?br />
    一人一狐转头四顾,看到墙壁上,石桌上的剑痕,一股无比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让人窒息。

    这种剑意无比浩荡,让秦墨有种渺小的感觉,在洞窟顶部,还有剑痕印刻的一幅图案。
163| 748| 820| 876| 660| 545| 556| 174| 998| 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