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霎那,两人的力量竟是迅速纠缠在一起,十三坞主也是察觉不对,想要收回力量,竟是无法做到。
    “怎么回事?哼……”十三坞主娇躯一颤,竟是轻哼一声,却是没有一丝冷意,而是充斥着蚀骨的媚意。
    秦墨也是闷哼,他体内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不仅是来自于肉身,其神魂深处也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畅快。
    “这是怎么回事?”秦墨大骇,他以为是十三坞主施展的手段,展开【耳闻如视】一看,却是发现这位倾国女子也是一样的情况。
    “你小子竟是……,斗战圣体……,你这个小混蛋……”十三坞主娇喘连连,嗓音如蜜,简直是要滴出水来。
    斗战圣体怎么了?
    难道与莲池的功法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秦墨思绪一动,想要开口,却又沉浸在那种无法言语的快感中,这并不是男女鱼水之欢的那种快感,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如同是彼此的力量之间,神魂之间的一种交融。
    并且,随着两人力量的交汇,秦墨只觉身体、真焰、战意都得到了淬炼,这种全方位的强化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哼!你这臭小子,身上还藏着三个鬼东西?!笔胫鹘亢咭簧?,强横无匹的力量溢出,立时将秦墨的百宝囊封锁。
    灯座空间中,银澄、高矮子,还有小白虎不二,本来是睁着三双眼睛,滴溜溜关注着外面的情况,却是一股可怕的气机传来,封锁了灯座空间的入口。并且,气机的余波还将三个家伙都拍飞。
    “哇!秦墨这个臭小子,竟然这样与这惨绝人寰的美人搞上了?这不公平,想本大爷如此相貌堂堂,只要跳出来,就一定能赢得这大美人的芳心。这不公平!放本大爷出去!”高矮子低吼连连,双目如赤,已是暴跳如雷。
    “这个臭小子,他的定力呢?竟然不懂得把持?!”银澄挥动着爪子,也是嗷嗷叫唤。
    小白虎不二则是眨巴着眼睛,象征性的咆哮一声,算是附和狐狸、高矮子这两个主的咆哮。
    此时,随着“哗啦”一声水响,十三坞主已是落入水池中,她的娇躯靠了上来,紧紧贴着秦墨的背部。
    隔着衣物,秦墨则是能够感受到,那高耸而弹性惊人的双峰,还有这位绝世妖娆近乎完美的胴·体,一阵阵销魂蚀骨的滋味涌上心头。
    但是,秦墨此刻的心境,却是一片空明,明明能够感受到这一切,却又如一个旁观者,一边能够引导全身的力量,不断淬炼己身。
    水池中,两人的身体就这样紧贴在一起,再也没有动弹过,两人的呼吸也渐渐平缓,竟是达到同样的一个步骤,呼吸悠长,进入一种奇异的“胎息”的状态。
    ……
    滴答、滴答……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墨从入定中清醒,“怎么回事?!”
    脑海中,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闪过,他陡得一惊,旋即就发现,一双柔荑环抱着他腰部,背后贴着十三坞主丰腴妖娆的娇躯。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墨有些发懵。
    从那奇异的状态中醒转,顿时,秦墨真正感受到,身具两大魅惑体质的女子,其娇躯到底有怎样的魔力。
    这样的贴身接触,秦墨能够清晰感受到,十三坞主每一寸肌肤的惊人弹性,那紧贴着他后背的双峰,因为贴得太紧,已是挤压到变形。
    这样的碰触,立时勾起了秦墨身为男人的最原始反应,这样的变化,使得他叫苦不已。
    他可是很清楚,紧贴在背后的这位女子,除去是一个魅惑天下的绝世尤物,首先是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强者。
    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也不知十三坞主醒转,会不会一怒之下,将他一掌拍死。
    “呀……小混蛋!你……”
    身后,陡得传来十三坞主的娇呼,她环绕着秦墨腰部的玉手,显是察觉到秦墨下体的变化。
    砰!
    背部一股巨力传来,秦墨被结结实实拍了一掌,“噗通”一声,被轰入水池底部,溅起一道高高的水柱。
    “幸好,没下杀手?!?br />    水池底部,秦墨背部虽是疼痛难忍,却仅是皮肉之痛,并没有其他损伤。
    耳边,传来一阵悉数的声响,秦墨知道这是十三坞主在整理衣物。
    他默默屏息,在水底等待了一会儿,才是窜出了水面。
    不远处,十三坞主衣襟整齐,身上的水渍已是用真焰蒸干,正翻看着那本阵书,神情淡淡,看不出一丝端倪。
    然而,她如温玉般的耳垂,在秦墨的目光看过来之时,却是泛起红晕。
    “小子,你贼眼在乱瞄什么???”十三坞主美眸一瞪,冷声喝道。
    秦墨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实则有满腹的疑问,但是,这种情况下,则是一个不好,真的会被这强大的女子一巴掌拍死。
    一时间,秦墨伫在那里,有些挠头,也不知是该继续修炼,还是该一走了之,好像怎么做都不太对。
    良久,十三坞主抬头,道:“过来坐吧,本座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本座正好也有很多事要问你?!?br />    秦墨依言坐下,嘴唇微微蠕动,并没有开口,这种情况下,还是让十三坞主先开口比较好。
    见这少年的举动,十三坞主红唇微抿,问起焚镇秦家的过往,还有关于秦家祖先的来历。
    对此,除了【天工开物】这本奇书外,以及得自玄天境的无名口诀外,秦墨并没有隐瞒其他,有关秦家的一切,还有他曾经发现的一些线索,都一五一十的告之。
    还有关于他斗战圣体的秘密,开启到第几层,他也没有隐瞒。
    能够这样的和盘托出,秦墨也觉得很奇怪,仿佛经过刚才的事情,两人之间有种莫名的信任。
    “斗战圣体的后人分支么?”
    十三坞主轻轻一叹,喃喃道,“莲池的典籍中,是曾提到过,在许久之间的几个庞大皇朝中,有斗战圣体的后裔出现。只是,这种传说战体受到天地的禁锢,根本难以重现远古时的威力,想不到你却开启了斗战圣体……”
    端坐在旁边,秦墨也是有些感触,他能开启斗战圣体,实则是得益于玄天镜中的无名口诀。
    而之后,能够不断开启斗战圣体,则是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到了第七层。
    见十三坞主的容颜稍缓,秦墨试探的问道:“坞主大人,刚才是怎么回事……”
    话未说完,却见一双妙目瞪了过来,秦墨立时住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怎么了?刚才本座和你这臭小子,一起修炼了【阴阳莲仙合修功】,还能是怎么回事?”十三坞主冷然说道。
    “什么?这就是【阴阳莲仙合修功】,小子以为是……”秦墨一愣,脱口而出。
    “你以为是什么?!”十三坞主美眸含煞,灼灼瞪视着他。
    秦墨连连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却是在思忖,原来【阴阳莲仙合修功】是这样的,他还以为是阴阳交合之类的双修之术。
    不过想想也对,莲池身体天宗的一支,这种功法被认为是比【莲芯池】还要好的奖励,又岂是寻常的双修功法能够比拟。
    “你小子是不是很懊悔,没有答应本座之前许给你的奖励?嗯?”
    见秦墨似是有些神游物外,十三坞主心中莫名生怒,冷声喝问。
    秦墨连摇头,坚定表示,只是奇怪刚才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两人竟是无法抵御,自然就合修了【阴阳莲仙合修功】。
    “因为你是斗战圣体,而莲池这一支的盖世武学,当初开创出来,其目的就是为了与斗战圣体合修。这也是青莲山莲池一脉,为何会建立的最初缘由!”
    十三坞主徐徐开口,道出这个惊人的秘密。
954| 339| 651| 539| 346| 732| 557| 539| 408| 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