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战营所在的悬空岛屿,虚空泛起一层层涟漪,云层如同被无形巨手拨开,仿佛一块巨大的帷幕掀开,在远处的高空,出现一座巨山的轮廓。

    轰??!

    一股股地气如蛟龙一样,从巨山上倾泄而下,涌向整座悬空岛屿,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席卷,拉扯着这座岛屿朝着巨山方向靠近。

    这情景,震动了岛屿上的战营成员,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看向那座庞大无比,如同绽放青莲的巨山。

    “战营预备战,终于要开始了么!”

    “哼,青殿方面一定迫不及待了吧,这一次我们战营一定要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br />
    一双双目光刺破长空,看向庞大的青莲山,战营的诸多强者皆是露出冷笑。

    此时——

    一座青山之巅,秦墨也是抬头,看着远处的高空,那座若隐若现的巨山,他很是诧异。

    “在这里也能看到青莲山吗?看来零副统领说的没错,这片区域是以阵法隔绝,实则很可能是岛屿的某一处?!?br />
    秦墨看着高空的巨山,心情却是很平静,他并不担心即将开始的“战营预备战”。

    越是临近大战,武者的心境越要平静,唯有如此,才能发挥出十成的战力。

    此刻,秦墨的心情反而有些缅怀,青莲山这个名字,在前世与他牵涉太多,今世再次见到,他却已是青莲山的一员,不得不说,世间际遇就是如此奇妙。

    “时间差不多了,该是与屠瀚老兄他们汇合了?!?br />
    秦墨起身,身形微动,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却是已经掠出,虚空中只有一道?;庸?,迅快到了极点,就已是消失不见。

    ……

    岛屿后山,战营预备役的广场上,一队队成员伫立,排列成整齐的方阵,一股股无形杀气冲起,如同一片云层,笼罩了这片区域的上空。

    “‘战营预备战’的五个人选,为何有一个新来的小子?”

    “据说是闻统领亲自带来的天才,对其非??粗?,不过,也太儿戏了点,这小子才进来半个月而已?!?br />
    “何止是儿戏,此次‘战营预备战’关乎我们战营的声誉,让一个新来的小子参加,若是连三胜都无法夺取,岂不是更加丢脸?”

    广场上,预备役的众多成员们在讨论,就在清晨,他们得知狙击宁杰宸的五个人选中,有一个是刚加入预备役的新人,令他们无法赞同这个决定。

    诚然,参加“战营预备战”并不限制名额,只要自认实力足够,经过统领、副统领的认可,就可以参加。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很特殊,本来宁杰宸修成战主九杀第一杀的消息,就给预备役的成员极大的压力。

    事实上,在场预备役的成员都自认,没有抗衡宁杰宸的战力,若是贸然参加预备战,只会丢人现眼,让青殿有嘲弄战营更多的借口。

    现在,一个预备役的新人要参加“战营预备战”,并且,这个新人加入战营,并不是一年,也不是半年,仅仅才半个月而已。

    这样一个新人,就算再如何天资不凡,能在“战营预备战”中取得几胜?

    说不定第一场就惨败了,这岂不是更加衬托宁杰宸的战绩辉煌?

    此时,战营统领的大帐篷内,闻战云、无煞,骆零三位正副统领齐聚,还有战营的九大营长。

    “呵呵,老闻,看来这帮小子对你的决定,非常不满意呢?!币挥み肿煨ψ?,他其实也非常不满意。

    此次“战营预备战”如此重要,闻战云让一个预备役新人参加,这不是胡闹么?

    其余八大营长也是不同程度的反对,他们对于闻战云固然很尊重,对于其所做的重大决定也都会遵从,但是这件事关乎到战营长久以来的声誉,不容有失。

    “怎么?你们反对,本尊看中的小子,能是软蛋吗?全部滚一边去!”闻战云瞪眼怒斥,坚决不同意撤回决定。

    “统领大人,您的眼光是很不错,看中的小辈几乎没有走眼的。但是,你说的这个秦墨,才加入咱们战营半个月,你就是把一半修为灌注给他,他也承受不住,会暴体而亡的。你让这样一个新人,在‘战营预备战’中能有什么作为?”七营长也是反对。

    “统领,若是你看中的小辈,就更加不该让他参加这一次的预备战,否则,信心受到打击,对其武道有着极坏的影响?!闭接木庞た?,他是战营的智者,说出的话极有份量。

    “你们……”

    闻战云虎目圆睁,想要驳斥,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他知道这群下属对战营很忠诚,这番劝诫也都在理,却是拉不开脸面,收回之前的决定。

    见状,在场九大营长都是人精,已是明了闻战云心中的松动,这位统领大人就是抹不开脸面,说不出收回决定的话来。

    此时,九营长看向骆零,给其使了一个眼色,在战营之中,若论一言九鼎的人物,除去闻战云之外,就是骆零副统领了。

    “其实……”骆零清了清嗓子,道:“我赞同闻统领的决定,我也很看好秦墨这个新人,这少年心志极为坚定。我觉得这一次的‘战营预备战’,他若是失利,反而更能激起他的斗志,还有对战营的归属感?!?br />
    “这少年的资质,最适合成为战营的一份子,既然青殿将这一次的‘战营预备战’,当成羞辱我们战营的借口。我们自要趁此机会,好好磨砺一下战营未来的精英,这样才不吃亏?!?br />
    话音落——

    大帐中一众强者皆是目瞪口呆,包括闻战云也是长大嘴巴,不敢相信骆零会这般支持他。

    要知道,半个月前,闻战云做出决定,让秦墨参加此次的“战营预备战”时,最反对的一人就是骆零。

    闻战云本来以为,骆零这半个月避而不见,一心指点秦墨的修为,只是一个借口。就是在告诉闻战云,他骆零悉心指点秦墨半个月,这少年依然无法胜任此次的“战营预备战”,让其收回决定。

    却是想不到,骆零却当众支持他,支持秦墨参加“战营预备战”的决定。

    一时间,在场九大营长皆是沉默,他们颇为无可奈何,战营之中,若是闻战云、骆零的意见一致,这个决定就无法更改了。

    “骆副统领既然同意,那我期待秦墨这小家伙的表现?!币挥に低?,转身离去,颇为不悦。

    片刻,大帐中只有闻战云、骆零、无煞在,闻战云瞪着骆零,他十分奇怪,为何后者会突然支持他的决定。

    “老闻,我确实觉得秦墨这小家伙不错,他这半个月来的进境,让我颇为意外。所以,我很期待他在‘战营预备战’中的表现,我觉得他至少能取得五连胜。不会让你老闻丢了脸面的?!甭媪阈ψ潘档?。

    五连胜???

    闻战云、无煞嘴角抽动,骆零也真敢说,就算是闻战云开始的预期,秦墨在战营之中修炼三个月,若是进境神速,也最多就是四连胜。

    事实上,在此之前,闻战云会许诺秦墨,让其参加“战营预备战”,根本就不期望这少年在三个月内,就赢得十二连胜,从而获得青莲山碑林的参悟资格。

    闻战云看重的是秦墨的潜力,他认为这个少年有这个潜力,能够冲击“战营预备战”的十二连胜,但是,那至少也是一年之后的事情。

    见闻战云、无煞不信,骆零摇了摇头,也不说什么。

    这个时候,大帐外传来强烈的呼啸声,伴随着一阵阵破空声传来,闻战云等人知晓,来自青莲山其他两支的观战者,已是赶到了。

(本章完)


374| 903| 499| 896| 746| 559| 74| 304| 881| 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