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七百二十二章 危身奉上谓之忠
    张居正去世,满朝震动。八一?中文网 ? W?W㈠W㈠.㈠8?1ZW.COM

    天子下旨辍朝一日,令礼部以旧例赐祭九坛,另外再加祭七坛。

    辍朝一日,赐祭九坛都是内阁大学士去世时,朝廷给与的恩遇,而张居正是十六坛,可谓是极尽哀荣。

    天子又命司礼监太监张诚为张居正护柩返乡,这也是天子的厚遇。加上张居正致仕时所封的上柱国、太师,更是大明开国以来,文臣中唯有张居正才享有的。

    之后天子命礼部议张居正的谥号。

    要知道文官最高谥号是文正,俗话说了,生晋太傅,死封文正。那张居正要不要谥‘文正’呢?

    明朝当时有内阁大学士获得‘文正’的先例。

    一位是李东阳,一位则是谢迁。

    不过李东阳被谥文正时,读书人颇有微辞,说‘文正从来谥范王,如今文正却难当’,意思是你李东阳也好意思谥文正,也配与范文正公(范仲淹)比?

    既用李东阳与范仲淹比,那也可拿张居正与李东阳,谢迁作比较。张居正堪称大明开国后第一相,又有主少国疑之时主政十年之功,不少官员想来文正之谥号也是可以。

    这日经筵后,林延潮,王家屏在文华殿侍直。

    内侍引张四维入帷幄后。张四维奏道:“陛下,先太师的谥号,内阁已是拟好,呈陛下勾选?!?br />
    说完张四维呈上奏章。

    林延潮心知依礼制,大臣卒,礼部以谥请,报俞矣,则内阁以两字者三请于上,而择之。

    大明文官只有美谥没有恶谥,要得谥号需曾任三品以上京官,或者翰林词臣,而且对于翰林出身的官员还有一个优待,就是可谥一个‘文’字。因此赐谥流程是,礼部先核选可得谥号人选,上报内阁,内阁议谥后,写出两个两字谥号给天子备选。

    小皇帝见张四维上的奏章后,向张四维问道:“为何内阁不拟文正二字,而是拟文贞,文忠?!?br />
    林延潮听后,知张四维给天子拟定的是文贞,文忠两个谥号。

    谥法里,文正第一,文贞第二,文成第三,文忠才第四啊。

    张四维从容禀至:“陛下,文正乃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先太师理应得此谥。但内阁之前所议谥时,记得谥法里有避讳之说,如本朝大学士王文,翰林林文,谥号就取‘毅愍’,‘襄敏’,以避‘文’字。故而先太师谥以‘文正’,未免不美?!?br />
    听张四维解释,小皇帝露出恍然之色。

    张四维再禀道:“至于文成,也不合适。昔本朝谥文成,有刘伯温,王阳明。刘文成公有子房之功,王文成公平定孽邦,皆是旷世功勋,只惜二人都未列枢辅?!?br />
    原来如此,文正这谥号与张居正名字相重了,犯了名讳,至于文成是授予对国家有大功勋,但却未任过宰相之大臣。刘伯温,王阳明毕竟没当过宰相。

    张四维这么说,顺理成章地将‘文正’,‘文成’排除掉了。

    “本朝枢辅之中,文贞,独杨泰和得授,文忠则有张永嘉,杨新都,故臣列此二谥,请陛下权衡?!?br />
    杨泰和是三杨中的杨士奇,而张永嘉,杨新都是张璁,杨廷和。

    张四维话就说到这里,下面就皇帝让他自己决定了。

    林延潮看向张四维,心想张四维此举,是在试探天子的心意啊。

    到底在天子心底,张居正是杨士奇?还是张璁,杨廷和?

    杨士奇什么人?比肩房杜的宰相,任辅二十一年,是辅中唯一授文贞的。当年要不是他儿子拖累,甚至‘文正’也不为过。

    杨士奇死后一百多年,皆有贤相之名,这是盖棺定论的。你若敢说他坏话,朝野上下一致喷之。

    但张璁,杨廷和对国家虽都有大功,但也有缺点,张璁靠大礼议之功上位,以变法闻名,虽然他对嘉靖帝的忠心是杠杠的,但在位时被文官勋臣一致狂骂。

    杨廷和呢,在大礼仪时反对嘉靖皇帝,下场很悲催,被皇帝削职为民,没有谥号。隆庆皇帝登基后,记起当初要不是杨廷和迎嘉靖当皇帝,他这一支还仍是亲王的命,于是才追谥给了‘文忠’。

    林延潮见小皇帝的御笔在奏章上悬了半天,思想中也在激烈的争斗。

    半响小皇帝搁笔,向司礼监太监魏朝道:“你去问问,看母后是什么意思?”

    林延潮也猜到天子心底是如何想的了,林延潮既是明白,张四维肯定更早都明白了。

    不久魏朝返回文华殿向小皇帝道:“陛下,太后正在宫里与武清侯叙话,内臣只是问了一句,太后即说此事陛下定就好了?!?br />
    小皇帝突然想起自己外公武清侯,在张居正在位时,是最反对他的,再想到朝野上下对张居正变法一直持反对之见的那些大臣。

    于是小皇帝道:“朕年少时,太岳先生为朕主持经筵,曾盛赞张文忠公,后来朕读世宗实录时,太岳先生在文中称张文忠公,‘盖其才术相似,故心仪而瘫之赞叹’?!?br />
    “谥云,危身奉上谓之忠,朕就拟以文忠二字吧?!?br />
    “陛下圣明!”张四维,林延潮等一并道。

    于是小皇帝提笔在奏章上勾选。

    魏朝将奏章递给张四维,张四维手捧过奏章毕恭毕敬地离开。林延潮料想张四维已是从此谥号中,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

    退衙回府后。

    林延潮还未吃晚饭,陈济川即禀告道:“老爷,门外有要客?!?br />
    林延潮看了一眼饭桌旁的林浅浅,见她露出失望之色,正赌气地用筷子戳碗。

    都是孩子他妈了,还是如此小女儿之状,林延潮向陈济川问道:“什么要客,能否等我饭吃完了?”

    陈济川低声道:“老爷,是先太师府上的二公子和三公子?!?br />
    竟是张嗣修,张懋修。

    林延潮不由讶异,张居正病故后,二人应是回乡守制,此时此刻来府上见自己作什么?

    要知道二人虽是自己翰林院的同僚,但平素两边是没有来往的,而且自己与张懋修之间还有那么一些小过节。

    林延潮向林浅浅露出歉然之色,于是向陈济川道:“请他们至客厅相见?!?/div>
271| 339| 430| 262| 828| 374| 590| 105| 744| 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