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五百零四章 当年同窗
    井楼门是在城北,至于林延潮家里所在登瀛坊巷,则在水部门大街下,位于九仙山下。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

    在城里乘船而去会顺路一些,故而从按院出来,三叔本意是带林延潮坐船返回家中的,不过林延潮却起意临时拐道去林家在东门大街上的倾银铺,当铺,生药行去看看。

    众人顺着井楼门大街来至东门大街上。

    东门大街乃省城最繁华之大街,车马云集,行人接踵摩肩。

    林记倾银铺就开设在此,但见倾银铺两间铺面,铺面上镇着石兽,店面以木栅栏隔开,出口门帘子上写着‘倾银’二字,不少客人从左进至右出。

    帘子掀开之际,林延潮朝里面望去,则是一排排高高的柜台,掌柜和伙计坐在柜台之后,看场的打手双手捧胸,看着堂下一队队排队的客人。

    就是这么巴掌大的店面,却是人来人往,可见生意兴隆。

    三叔露出了得意之色道:“平日也没这么多主顾的,只是眼下马上要交秋粮了,老百姓都来换得银子。老百姓说咱林记的银子实在,从不缺斤短两,官府收得火耗也少,故而老百姓都希望往我们这兑?!?br />
    三叔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话,脸上满是眉飞色舞的,凑向林延潮时一副咋地我经营的不错吧,赶紧夸夸我呗的表情。

    林延潮点点头道:“三叔做生意,在于一个信字,更在于一个诚字,如此何愁不客似云来?!?br />
    三叔听了果真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

    林浅浅也在一旁道:“三叔,看来你真懂得做生意的门道?!?br />
    三叔听了眉梢一动,但又摆了摆手道:“我哪儿成啊,都是你三婶帮我的,这几年要不是她替我操持,哪里来得今日的家业?!?br />
    林延潮知道,其实林记生意如此兴隆,除了三叔以诚信经营,以及林延潮三元及第状元光环加持外,还要多亏了一条鞭法在福建的暴力实行。有了一条鞭法,林家可以通过白银从老百姓手里兑得铜来,再通过海商陈家的关系,将这铜运至少铜富银的日本兑换,来赚取利差。

    通过这样的收入,林家的倾银铺比一般的倾银铺利润还多了一倍。

    林延潮算是站在了风口上,抢先一步开了倾银铺的生意后。林延潮出面,利用当时自己解元的身份,在全府同行里,设立行会,小规模的要么踢出局要么兼并,除了这几家允许开倾银铺外,其余入行资格需众行会审议后,再交纳一笔不菲的入会费,才让你有资格在府内开设倾银铺。

    如此就算半垄断了本府倾银铺的生意,以及长乐陈家,以及林延潮岳丈家的照拂下,就算没什么才干的人,也可将倾银铺经营得好,何况三叔又那么扎实肯干,三婶在生意上也颇有才能,起到了贤内助的作用。

    林延潮道:“幸好有三叔三婶,我在外为官,家里一切生意都多亏了你们打点?!?br />
    三叔听了笑着搓着手道:“哪里,哪里,要不是你状元的名头,也不会有这么多官商百姓卖我们林记的面子?!?br />
    林延潮闻言点了点头,三叔还是非常知分寸的。

    “大掌柜,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来的,何时到得门前,这莫非是有贵客吗?”一人从柜里走了出来,殷勤地向林延潮与三叔打招呼。

    三叔没好气地道:“这没你的事,不用来此巴结,你还不回柜上,要你这样还要多少年才能升为大伙计?!?br />
    “是,是?!倍苑轿ㄎㄅ蹬?。

    林延潮转过头与对方打了照面后,却是一愣。

    “文才兄?”

    那人见了也是一愣,然后大惊失色道:“这不是宗……”

    林延潮见对方认出自己来了,不由点点头,心道没错,对方正是自己在濂江书院时的同窗陈文才。

    当年自己与陈文才,叶向高一并同入书院求学,后来陈文才也是投身科举,但似乎一直困于棘闱,至于林延潮则是展翅高飞,双方不在一个层面上,自己再也没听闻过他的消息。

    但见陈文才此刻已是没有当初书生意气,头戴瓜皮帽,一副市井商贾的模样,他竟是在三叔手下当一名伙计。

    倒是林延潮见了他,想起当年同学时候之事,不由唏嘘。

    林延潮正要开口,却见陈文才脸上露出了仓皇的表情来,向三叔道:“掌柜说得是,我还有一笔帐没有算,暂先告退了?!?br />
    “且慢!”林延潮开口道,“大家同窗一场,何必再见为路人?!?br />
    陈文才站定脚步,侧过头自嘲地笑了笑道:“余科举不第,连试不中,后又家道中落,实是愧见旧人,何况当初同学时,我与状元公交情非厚?!?br />
    林延潮闻言欲言又止,但想起当年同窗时,他与陈文才确实交情一般,陈文才还与余子游走得很近。

    眼下这等场合相见,双方身份就是天壤之别,自己赶着去与对方相识,是一片好意呢?还是纯心羞辱?

    林延潮也不再强求道:“文才,是我孟浪了,改日有暇再见面吧!”

    陈文才点了点头,当下离去。

    三叔问道:“此人是你同窗?”

    林延潮点点头,三叔叹道:“这我实是不知,这陈文才嘛,听说是东城人,自己屡试不第,其父又染上了赌瘾,将自己的几个铺子都是输了个干净,故而来我这当个伙计,此人不实心用事,倒是整日巴结柜台上的掌柜,所以很被人看不起,这么多年了,一直也没升为大伙计?!?br />
    林延潮心道,当年求学时陈文才,差不多也是如此啊。

    “既是故人见面,就进去坐一坐?!?br />
    林延潮看了生意兴隆的倾银铺,此刻已是兴意阑珊道:“三叔,改日吧,咱们先回家中吧?!?br />
    “怎么生药铺,当铺也不去看了?!?br />
    林延潮笑了笑道:“有三叔在,我很放心,何况咱们林记分红的钱,我是一文钱也拿不到?!?br />
    三叔听了一愣,随即看了一眼林浅浅,随即恍然,哈哈大笑了一声。

    至于林浅浅听了也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又抬起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未完待续。)
904| 475| 470| 494| 629| 394| 833| 206| 927| 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