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四百八十二章 驿站
    大雨下了很久,一直到第二日天明,方才止了?!舶?[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雨水啪嗒啪嗒地打在船篷上,林延潮又是一个认床的人,加上心思重重所以一夜睡得不好,还未天明是醒了,怎么睡也是睡不着了。

    林延潮索性也不睡了,睁开眼睛,用手枕着头,看着头顶船蓬。这船篷是用竹片编成的,中间夹着竹箬,属于典型的篷船。

    因为昨夜下了大雨,为了防得船舱进水,船家将可活动伸缩的明瓦蓬撑起,待没雨了又将明瓦蓬收了起来。

    林延潮几乎都将船篷盯出花来,而耳边是艄公一下一下的摇橹声。

    林延潮用手推了推篷窗,星光照入船舱里,林延潮眨了眨眼睛,不过远处的天边已是有几分泛白。

    不久船篷外传来一阵悉悉索索之声,那是船娘拿着铁皮桶蹲在船边沥水,准备升火烧汤。

    林延潮索性撑着身子,看运河左右的景色,运河上水流平缓,船在河里静静地行着。

    林延潮乘得是自家雇来的三明瓦白篷。

    白篷船是用桐油清漆的,如此夜间在黑漆漆的水面上易识别,所以常用来作夜航船,也是渡船。林延潮雇白蓬船只是要昼夜兼行,快一些回家。

    眼下天色逐渐亮了,运河上也是有了喧闹声,河面的乌蓬船也是多了起来。

    乌篷船一般行在河央,不于白篷船同行。因为乌蓬船一般都是私船,作得是明瓦大船。有钱人家建三明瓦,四明瓦,五明瓦也是等闲,甚至还有六明瓦的,船大自然行在河中。

    在明末繁华的江南,苏杭的富绅以船代步,出行都是乘乌篷船,彼此也是借着船只相互攀比,尽显平日的奢靡。当然林延潮也不是没钱雇一艘好的蓬船代步,不过他行事低调,自是不愿雇佣大船,引人侧目。

    所以林延潮的三明瓦白蓬船只有三道船篷,后篷是船家住,以及烧火的地方,浅浅等女眷睡在中舱,至于林延潮等则是住在前舱。

    三瓦船无疑就小了许多了,人站在船舱里是直不了身的,不过林浅浅倒是觉得还好,昨天他与几位丫鬟,在狭隘的船舱里可是打了半天的马吊。

    不久船娘就将早饭端来,普普通通的咸鱼就稀饭。

    船娘与船夫撑这夫妻船几十年了。

    船娘一脸抱歉地与林延潮道:“老爷,船上没什么吃,请原谅则个?!?br />
    林延潮笑了笑,端起碗筷大口地扒了稀饭道:“我也是苦人家出身,比这吃得更差也有过,无妨的?!?br />
    船娘当下喜着道:“谢过老爷?!?br />
    船夫则是道:“老爷,还有三十里水路就到了水秋驿,咱们可以赶得上吃个晚饭,那定是顿好的?!?br />
    船夫边摇橹边与林延潮说道。

    “可以?!绷盅映贝鹆艘痪?,又开始扒饭,一碗咸鱼稀饭也是吃得格外香甜。

    林延潮从通州行船行了一夜水路,就到了下一个水路驿。

    到了水路驿后,水路驿吏员勘合林延潮的官碟后,就让林延潮一行入驿休息。

    其他连船夫,艄公,船娘都是得到妥当的安置。身为朝廷命官,林延潮回乡省亲可住在官驿中,白吃白喝自是不用多说。

    林延潮更衣擦脸后,驿丁给他端上茶水道:“翰林老爷一路辛苦了,驿丞大人说他有要客相陪,一会再与翰林老爷赔罪?!绷盅映辈挥裳热?,自己得罪张居正的事,虽说知道的人不少,但仅限于京官之中的高层,但连一个驿丞也敢给自己甩脸色看,也是太嚣张了。

    见林延潮微微露出不喜之色,这驿丁每日在这里迎来送往过往官员,最懂得揣摩上官意思了。

    驿丞连忙道:“翰林老爷莫怪,今日前礼部尚书董老爷的侄孙过驿,说是要上京赶考,故而驿丞才在相陪?”

    林延潮问道:“礼部尚书的侄孙是几品?”

    “那当然是没品,人家还没考上进士呢。不过他将来考中了进士,要当几品官,还不是他家大人一句话的事么?!辨涠∨庑ψ诺?。

    林延潮摇了摇头道:“好了,知道了,告诉你家老爷不必来陪我了?!?br />
    “多谢老爷,多谢老爷宽容?!彼低暾怄涠⊥讼?。

    见了这一幕,陈济川道:“连官员的驿站,都给这些人用来当客栈住,这还有王法了吗?”

    林延潮道:“当官哪个不公器私用,别说了?!?br />
    片刻后,驿丁给林延潮等人端来饭食。

    林延潮与家人所用六菜两汤十分丰盛,至于他所雇的船夫也是得到饱食。对此众人的气稍稍平了一些,看来驿丞作得还算不是太过分。

    用过晚饭后,林延潮就在水路驿里下榻安睡,因为昨夜一夜睡得不安生。

    今晚在驿站里,故而林延潮想要睡个好觉。

    但没料到,林延潮刚要躺下,就听得隔壁院子传来丝竹乐曲之声。

    林延潮身为六品翰林,在驿站里当然是享受独门独院的待遇??墒侨思以诟舯谡饷凑厶?,也是令人无法安睡的。

    林延潮叫来驿丁问道:“这隔壁是怎么回事?”

    驿丁连忙赔罪道:“老爷,这实在对不住,董公子今夜与朋友喝酒喝得高兴,于是还叫了堂子?!?br />
    林延潮听了心底大骂,好你个董公子仗着你家大人的名头,胡作为非啊,不仅在驿站里面白吃白喝,还叫了戏子妓子。

    “这叫堂子的钱,也是驿站出的?!?br />
    驿丁苦笑道:“那还不是吗?哪家的官人不是如此?!?br />
    吃鸡,公家也给开票报销的,这真心遛遛遛。

    林延潮又问道:“你说董公子是礼部尚书的侄孙,那是乌程的董尚书吗?”

    “除了他还有谁啊?!?br />
    林延潮点点头道:“好了,我心底有数?!?br />
    说完林延潮直来到隔壁院子,二话不说推门而入。

    林延潮用得力气不小,顿时门重重砰地一声响,屋里的人本是在喝酒作乐,但见突然走进一名二十余岁的人进来,都是愣住了。

    这时候但见桌上一名穿着锦衣的男子拍桌而起,喝道:“哪个王八蛋,不睁眼的给老子闯进来了?”

    “王八蛋你说谁?”林延潮问道。

    “我说得就是你?!?br />
    这男子一说完,满桌都是低笑。(未完待续。)
16| 161| 17| 200| 531| 32| 878| 832| 335| 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