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君子之争
    翰林院检讨厅之内。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林延潮,张懋修,刘虞夔以及几位翰林都拟诏呈送至内阁,连大明会典总纂官萧良有也是写了一份诏书,由陈思育过目后呈送内阁。

    大家都知道轮值内阁的翰林人选八月就要定下,这几人都是有意争轮值内阁之机会的。所以都想通过这一次拟诏之事,让自己的文章为内阁,天子赏识,为自己创造出机会。

    这一次有六七名翰林都向内阁呈送了平夷诏的拟稿,而检讨厅里小二十名翰林中占了不多。

    没拟诏的翰林要么已是轮值过内阁,有的是自觉文笔不足,资历不足,不作一争。

    这些翰林们换了一种心态,再旁议论起来。

    “没料到林宗海,这一次竟会出这个头。正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br />
    “入翰林院来,林修撰一直甘居萧编修之下,今日之举倒是令我刮目相看?!?br />
    “我看是萧编修智昏才是,他身兼总修纂之职了,这一次又来争轮值内阁之事,就算他诏书写得再好有什么用。陈学士岂会在这时候放人?倒是林修撰一进翰苑,将总修纂让给萧编修,此举乃以退为进,待时而动??!”

    一名翰林拍手道:“我明白,平日不争就是为了要争之时,无人与争??!此人一入我翰苑,就不打算熬资历,一来就奔着轮值内阁而去的?!?br />
    几位翰林闻言一并点头道:“此言在理,在理。这林宗海着实厉害??!”

    翰林院自是不乏聪明人,一下子就分析出其中内情。

    这时一名翰林有几分不服气道:“你们此言太早,要一鸣惊人,要刮目相看,要高看一眼,也要他的文章,能得辅赏识才是,否则有什么用?”

    一人笑着道:“可是,就算林宗海这一次不用。但下一次总轮得到他?!?br />
    一人则是忽然道:“总之此林宗海城府甚深,大家小心交往就是?!?br />
    林延潮在写文章,听得一旁几名翰林窃窃私语,虽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但也可以猜出个大概。

    在衙门里就算是与世无争,从来不争不求,遇事就要息事宁人的老好人,也是会有人挑毛病的。而这一次自己也是行得正,做得直。堂堂正正的与人竞争,自也不怕别人在背后说自己什么,最多不过有几句酸词罢了。

    不遭人嫉是庸才嘛。

    林延潮继续赶稿子,他写得是明日要缴大明会典的条例,至于一旁张懋修等人则是有几分心烦气躁。

    张懋修不时往林延潮这瞧了几眼,这一次林延潮举动,倒是令他全盘失算。他也知自己的文章仓促而就,很难合意,至于林延潮则是谋定而后动,早打了腹稿。相形之下相去许多。

    不过他认为这么多翰林,拟的诏书都不行,林延潮多半也是不成。

    至于刘虞夔,萧良有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摆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就在这时外面脚步声传来。

    “圣旨到!”

    检讨厅里还在议论的众翰林们一听都是放下手中之事,一并走出房门外。

    对于翰林院而言,天子传旨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故而也没太意外。

    众人来到门外,见了原来是司礼监太监孙隆。

    这时孙隆一手举起圣旨一面道:“翰林院修撰林延潮接旨!”

    众翰林都是惊讶地看向了林延潮。

    林延潮十分镇定地上前叩拜道:“臣林延潮接旨?!?br />
    孙隆见林延潮笑了笑,当然将圣旨展开道:“翰林院乃朝廷储才之所。庚辰科状元林延潮,文章尔雅,训词深厚,朕赏其御笔一支。端砚一方,以兹嘉尔,望其务怠务骄,克己奉公?!?br />
    林延潮当下道:“臣领旨?!?br />
    林延潮捧旨而起,但见众翰林们都是一并上来恭贺道:“宗海兄,恭喜你??!”

    “宗海兄。必是你草拟之平夷诏得天子所用了?!?br />
    来恭贺的众翰林们当然也不是都那么真诚的,如张懋修,刘虞夔,萧良有的他们。

    萧良有苦笑道:“又输一着,我萧某生于荆楚之地,屈原故里,自负才高八斗,但遇到林延潮后却处处被他压着一头,真是既生瑜,何生亮?!?br />
    张懋修哼了一声道:“输了就是输了吧,林延潮也是胜得堂堂正正,咱们去贺一贺他,否则被同僚,说我等太小气就不好看了?!?br />
    萧良有道:“张兄,也真是有气度?!?br />
    张懋修摇了摇头道:“我宁可不要这气度?!?br />
    于是当着同同僚的面,二人一并向林延潮道贺。张懋修道:“宗海,大家作君子之争,这一次是你赢了,我心服口服?!?br />
    林延潮笑着道:“张兄说得好,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稍后容我敬张兄一杯薄酒?!?br />
    张懋修与林延潮说话,都是引自论语中孔子一句话,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意思就是,君子没有什么可与别人争的事情。如果有所争,那就是射箭。射箭时,两人先相互作揖谦让,然后上场射完,又相互作揖再退下来,一并饮酒喝酒。

    张懋修说我们是君子之争,林延潮说的,君子之争,就是射箭,现在咱们射完,大家坐下来一起喝杯酒吧。

    张懋修本是敷衍地来恭喜林延潮,此刻见他言语如此诚恳,没有丝毫骄色,心底也有几分佩服,向林延潮拱了拱手,然后离去。

    “萧兄也愿与我同饮乎?”

    萧良有没回答林延潮问题,而是自顾说了一句:“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br />
    说完后萧良有也向林延潮作了一揖后离去。

    见二人如此,林延潮也就随了他们,他接了圣旨后,向孙隆道:“有劳孙公公走这一趟,进来入内稍坐?!?br />
    孙隆笑着道:“咱家哪里得空,还要回万岁爷那当差?!?br />
    林延潮笑着道:“哪里话,让我就送送孙公公?!?br />
    “有劳状元公了?!?br />
    当下林延潮将孙隆送出翰林院外,还递了一份银子给他道:“仰仗孙公公了?!?br />
    孙隆笑纳后道:“林修撰,圣眷在身,前途不可限量,以后咱家还要仰仗你才是?!?未完待续。)
874| 574| 664| 788| 608| 465| 458| 509| 8| 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