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零一章 翁婿偶逢(二更)
    林延潮写的这序文,算是抱准了朱熹的大腿,这样无论书如何写,自己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同时林延潮还有一点朱熹以降,传其儒学衣钵的后继者自居,这微不足道的小心思在里面。

    林延潮对此书的信心又增了几分,当下连夜将书稿校订好后,次日一大早就去建阳书坊找秦掌柜。

    建阳书坊里,人潮熙熙。

    林延潮禀告后,不久就见到了秦掌柜。秦掌柜一见林延潮即热情地道:“哎呀,这不是林相公嘛,我就瞅着窗边喜鹊一直叫,还以为有什么喜事,原来是你来了,找老哥我有什么事?”

    林延潮笑着回礼道:“秦掌柜,客气了,你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的著书一事吗?”

    秦掌柜热情道:“记得,记得,一直惦记呢,上一次你们书院的五百卷闲草集都卖得断货了,不少人都是冲着你少年秀才的文章来了。听闻你眼下还举了贤良方正,现在咱们本府的士子,哪个不知林宗海三个字?!?br />
    林延潮虽知秦掌柜的话有点夸张,但怎么说咱们在这一府十县之地,还算小有名声了不是。

    说完秦掌柜将林延潮引入雅间,随便路过印刷作坊。

    看着雕篆工人专注的姿态,林延潮有几分肃然起敬,

    大明朝的雕版印刷技术已是更加达,木活字、铜活字应用熟练。因科举之功,读书人的普及更过宋朝,全国的书籍印刷量据说达到百万册。

    这个时代文化昌盛,华夏从竹简刻字,火烤汗青之时,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现在。

    二人在雅间坐下后,伙计给二人上了茶退下,秦掌柜端起茶笑着问道:“林相公此来是出文集,还是诗集???”

    林延潮道:“是在下一点读尚书的心得?!?br />
    秦掌柜听了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失态问道:“什么?”

    林延潮将自己的书稿递给了秦掌柜。

    秦掌柜接过了看了一会。将书稿一放道:“林相公,这书恐怕不好卖??!”

    “为何?”

    秦掌柜道:“眼下书坊是非举业不刊,市肆非举业不售,士子非举业不览。咱们书坊坊刻当然以举业为主?!?br />
    “我这不是与举业有关吗?”

    “是,不过眼下你既非举人,进士,翰林,名望又不如那些大儒。又是给书经作注,恐怕读书人不会信服的?!?br />
    林延潮道:“秦掌柜你说的我都明白,但若是我执意要刊行呢?”

    秦掌柜犹豫了一会道:“那恐怕要赔些本了?!?br />
    林延潮道:“秦掌柜是生意人,我知道,既是如此,秦掌柜你刊这书,若是赔多少,我补多少给你就是了?!?br />
    秦掌柜连忙道:“这可使不得。林相公肯在我这出书,是看得起我秦某人,怎么能让你垫钱呢?”

    二人商议了一阵。最后商定暂时刊两百册,一册三卷,至于盈亏二人作半而分。

    林延潮直接拿了早准备好的二十两银子给秦掌柜,当初陈行贵给他两百两银子时,他就想好将来做出书之用了。当时想若是书坊不刊,他就完全自费出书。

    秦掌柜热情地将林延潮送走道:“林相公,这事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有什么事你不必来,我直接去你府上找你。这都快乡试了,岂敢劳你的大驾啊。没错对,都交给我,你安心准备应试吧?!?br />
    “多谢秦掌柜了?!绷盅映钡毕吕肴?。

    一旁伙计道:“掌柜的。从未听说过秀才,也敢给四书五经作疏,你何必为他刊书,还对此生员这般恭敬的?!?br />
    秦掌柜一巴掌打在伙计脸上骂道:“你来我这五六年了,知道为何一直只是小伙计,当不了大伙计。这做生意只顾着看钱。如何能作大?”

    秦掌柜骂了几句小伙计,陡然他见台阶下一位穿着绸缎的男子正立在那,立即撇下伙计,上前热情地道:“程员外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骤然相逢,程员外有些尴尬。

    今日他来这条街办事时,秦掌柜送林延潮出门的一刻,程员外正巧在路旁看在眼底。

    那一句乡试,令他心底一揪。这小子居然取了了乡试解额,去年才童试得隽,今年即赴秋闱。虽说只是赴秋闱,不是中举人。

    程员外心底五味杂陈,看着对方远去,程员外得承认两年不见,自己这名义上的女婿,比当初相见之时更成熟了几分。

    “程员外……”

    “哦,秦兄,正巧我来这办点事,没料到恰巧相遇?!?br />
    “那敢情好了,来上楼咱们喝一杯!”秦掌柜热情相邀。

    程员外有几分意动,他也想打听林延潮找秦掌柜到底何事,当下笑着道:“也好?!?br />
    程员外刚转过身,就听得后面一个声音:“秦掌柜,请恕在下冒失,方才有一事忘了与你交代!”

    “哎呀,林相公劳你又赶来了?!鼻卣乒裥呛堑刈?。

    程员外顿时背心一耸,立在街间,他犹豫是否这时转过身去。

    程员外在想,一会相见是笑着道一句,呵呵,小婿别来无恙啊,或者就只是点头不说话。他眼下好歹是秀才了,至少表面上知道客套一二,不会无礼。

    程员外一面想着,一面转过身来,否则三人街边相见,一人始终背着身朝另一边,这画风实在不太正常。

    程员外转过身与林延潮四目相对,定了定,自己正欲开口。

    但见林延潮已是先抢先一步,以晚辈见长辈之礼道:“见过程员外!”

    见林延潮主动行礼,程员外微微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又有些许不甘,觉得林延潮不该如此平静。

    程员外微微点头道:“嗯,是贤……贤侄??!”

    秦掌柜在旁笑着道:“哦,原来两位认识,不知是……”

    程员外打断秦掌柜的话,淡淡地道:“秦掌柜你们先谈,在下忽记得有一要事,先走一步?!?br />
    说着程员外抱了抱拳,扬长而去。

    秦掌柜觉得二人关系有些微妙,但他也是知趣不问,不过却见林延潮朝程员外远处的背影恭礼相送,不由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293| 290| 386| 354| 111| 850| 294| 165| 256| 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