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激将(一更)
    但见陈应龙如此,众弟子们都是束手无策。

    几名弟子嘀咕道:“眼见要开考了,还是如此,连考场都进不去?!?br />
    “就算勉强能走,搜子见他颤,断是以为他心虚,先作舞弊给枷号了?!?br />
    一旁叶向高道:“以往不是进考场才如此,怎么还没进考场,陈兄就犯了毛病?!?br />
    书院另一个弟子道:“陈兄昨日在客栈时就如此了,当时吃饭连筷子都抓不住。我劝他去看大夫,他说不用,说看大夫喝得那些汤药反而会让人睡?!?br />
    这时候龙门前梆子响了。

    衙役开始喊人进考场,而一旁陈应龙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

    众弟子都是上前扶住他道:“陈兄,别如此啊,你这样笔都拿不住,放宽松一些?!?br />
    陈应龙摇了摇头道:“无妨,我现在哆嗦,到考场上却不哆嗦了?!?br />
    说着陈应龙去提考篮,但手上却是抖得十分厉害,连考篮都提不稳。

    众弟子们道:“陈兄!”

    “延潮,想想办法吧!”龚子楠也是看不下去了。

    几名弟子也是看向林延潮。

    一旁另一名其他书院的考生,过来奚落地笑道:“你们想什么办法,听说这陈应龙在你们书院考试里,哪一次不是第一,若是他不能参加院试,你们轻松了,我们也轻松了。哈哈?!?br />
    对方方这么说完,众弟子纷纷骂道:“你娘,有卵再说一句!”

    那个考生也是嘴硬道:“尔等都是假惺惺,其实心底多希望陈应龙不能赴考,我只不过直言道出来了,虽是真小人,但也光明磊落,比你们这些伪君子强多了?!?br />
    这人刚说完,就见一砚台咻地飞了过去,正砸在那人脑袋上。

    那考生捂头惨叫一声。砚台从他脑袋上落在地上,碎成了数瓣。

    这时候听得这里有叫声,几名衙役按着刀跑过来道:“什么事了?谁敢在龙门前喧哗?”

    那被砸的考生朝这里一指道:“他们有人用砚台砸我!看我的头都破了出血,叫我如何考试?请给我主持公道?!?br />
    衙役听说了。当下喝道:“竟有此事,考棚前也敢斗殴,你们谁干得?站出来!”

    这里濂江书院的众弟子都是仰头望天,无一人答话。

    那衙役当下大怒道:“好啊,不站出来。你们这些书院弟子通通都有嫌疑,给我一并拿了见督学老爷去!”

    那被砸考生道:“没错,让督学老爷替我做主!看尔等还不能考试?!?br />
    “差大哥,我知道是谁砸的?!?br />
    说话间林延潮站了出来。

    众人都看向他。

    衙役见终于有一人站出来道:“好,总算有个识相的,你说与我听,我就只追究一人,到底谁砸得?”

    “差大哥,其实没有人砸的?!绷盅映币槐菊氐?。

    “什么,没人砸得。难道是他那脑袋往砚台上撞的?”衙役这么说,众人都笑了。

    “那也不是,”林延潮伸手往上指了指道:“这砚台??!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众弟子们都是噗哧一笑,那衙役大怒道:“胡说八道,你当我傻是不是?”

    林延潮上前一步,低声道:“差大哥,我是府试案林延潮,与张师爷交情好着呢,此事揭过,日后必有重谢?!?br />
    那衙役听了恍然。立即换了个态度道:“原来是林公子,咱一家人,好说,好说?!?br />
    当下衙役一挥手大声道:“你们去那边排队??烊肟汲×?,别啰嗦了?!?br />
    那被砸的弟子上前扯着衙役的袖子,哭着道:“差爷,你就这么放过了他们?!?br />
    衙役一撒手道:“废话,没听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算你倒霉了!”

    衙役走后,书院众弟子轰然大笑。

    林延潮问道:“谁有多余的砚台?咱们没有。去相熟的人那借一借!”

    不久一名书院弟子,借来一块交给林延潮道:“正好我有个同乡多带了一块?!?br />
    “好,”林延潮拿着砚台放在了叶向高考篮,笑着道,“叶兄,方才冲动了,这样的小人理会做什么,不过只会逞口舌之快罢了?!?br />
    叶向高道:“我也不是替陈兄出头,只是听不惯他,说我等书院弟子乃假惺惺之人。方才多谢林兄解围了?!?br />
    林延潮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br />
    众弟子围过来笑着道:“砸了就砸了,要不是叶兄你方才出手快,我们也砸了?!?br />
    “只是陈兄现在怎么办?马上要轮到我们进考棚了!”龚子楠提醒道。

    林延潮道:“眼下这样是不行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试一试激将吧!”

    众弟子也是点点头道:“对,这倒是个办法!”

    “反正不成,也没什么比现在更坏了?!?br />
    林延潮当下来到陈应龙面前道:“陈兄,你就算上舍第一又如何,不是一样年年过不了院试!”

    “我看你今年再不过了,以后也再无颜留在书院了?!?br />
    林延潮连道几句,陈应龙气得脸色涨红,站起身来道:“林兄,我在书院里,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苦这样讥讽我??!”

    林延潮冷笑道:“讥讽你又如何?谁叫你书院成绩好,处处压着我一头!我等这一天很久了?!?br />
    “好,好!没看出林兄,却是这样的小人?!背掠α种缸帕盅映?。

    众人一见陈应龙动怒了,赶紧加火添柴,替林延潮帮腔,讥讽起陈应龙来。

    陈应龙被气得,人站得不稳怒道:“好啊,好啊,你们都是这样,平日什么同窗共学都是假的,且看我进考场后,取个案出来,再看尔等嘴脸?!?br />
    说得陈应龙一提考篮,这次竟是不要人扶了,直入考棚。

    众弟子们都是讶异了一会,这办法竟是真有效,然后齐声大笑。

    众人都是笑道:“我倒是想看看,陈应龙从考场里出来后,是如何我等嘴脸的!”

    这时衙门口那书吏喊道:“提坐堂号之人,来考棚前,准备入??!”

    听书吏这么说,林延潮,翁正春,龚子楠,叶向高,林泉等人都要先去龙门前排队了。

    林延潮对书院其他弟子拱手道:“在下先走一步,诸位马到成功!”

    众弟子们也是一并拱手道:“马到成功!”(未完待续。)
582| 704| 475| 506| 758| 778| 726| 619| 562| 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