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走势图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八十九章 嚣张一点
    城门开时,雨也仍是下个不止,百姓们抹去脸上的雨水,抬头望去乌云笼罩四野。

    百姓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入城,推搡,骚乱都有,大家都想尽快一步,如此就安全一些。三叔也想拔腿,林延潮却道:“慢一些?!?br />
    话音刚落就听得几个摔打的声音,几个人跌在了泥水坑了,狼狈地弄了一身泥水。

    一声梆子响,城楼上有人大喝道:“妈的,谁敢捣乱,排队进来,一个个走,若是敢乱动的,就当倭寇奸细杀了!”

    说完城门楼子下,一排排拿着鸟铳的官兵,冒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城下的百姓们。百姓们吓得这才老实,众人不敢再骚乱,依着次序排成了长队,当然一阵推搡也是少不了的。

    城门处,彪悍的官兵拿着兵刃,虎视眈眈。

    几名手脚利索的官兵将过城门洞的百姓们拉出,严加盘查,一名千总在对着可疑之人盘问了几句。

    待轮到林延潮一家时,官兵正要搜他,这名千总道:“这是读书人,放他过去,不要侮辱了斯文人?!?br />
    “是?!?br />
    当下林延潮一家人微微盘查了下,就顺利放进城里。

    过了城门洞后,那股城外提心吊胆的感觉消失了,众人都是长长松了口气。

    众百姓们都是不及避雨,就是进城而去,鼓楼一通鼓声响过,推着大车的人,正沿着街道挨家挨户的收马桶。百姓们也是摆出摊来卖早点,或是走出家门上工,挨着勾栏之地的河边上,也是浮着昨夜姑娘卸妆下的胭脂画粉。

    这简直是两个世界啊。

    众人沿着路前往侯官县衙前,这时因倭乱,县衙门前自是戒备森严。

    这到了衙门街前,就是一个衙役带着几名白役过来,喝道:“你们干什么?衙门重地也是乱窜的?小心把你们当倭寇奸细拿下?!?br />
    林延潮也知这班胥吏欺负良善的本事,三叔当下讨好地道:“我们是兵房贴书林克林官人的家眷,请劳烦让他们见一见他?!?br />
    听到林克的名字,那衙役笑了笑道:“原来是找林克啊?!?br />
    三叔见是相熟的,当下笑着道:“是啊,莫非这位大哥认为林官人?!?br />
    “什么林官人,原来不是黄班头下面那白役,进了衙门当差,居然也就自居其官人来了?!贝巳搜杂镏写偶阜侄始?,衙役的身份与吏员相差悬殊,就算是一个没编制的贴身,也是他不如的。

    三叔讨好地道:“是我失言了,不过还请这位大哥通报一二?!?br />
    那衙役冷笑道:“通报?眼下倭寇来了,县尊老爷要我们巡查,看看有没有奸人,尔等也不准随便进县衙,若是你们是倭寇冒认的,意图刺杀县尊老爷的怎么是好?”

    “你?!比迨稚锨嘟蠲捌?,瞪着这衙役。

    “怎么,你还想动手?妈的,活腻了是不是?妈的,我瞅你怎么这么像倭寇奸细?弟兄们,给我拿到县衙大牢里去?!蹦茄靡圩魇埔?。

    大娘连忙出来道:“兄弟有话好说,我们真是林官人的家眷?!?br />
    “谁他妈信你,滚开!”

    “慢着?!绷盅映闭驹谌迕媲?。

    “你什么东西,谁裤裆没夹紧,把你这小毛孩放出来了?!毖靡巯诺氐?。

    林延潮瞅着他道:“好啊,这么张狂,你是不是张狂到连沈师爷的面子,也不给了?”

    “你这小崽子算什么东西,敢我说张狂?”

    “我?”

    林延潮当下从兜里取了一物,直接甩到对方脸上。

    “你敢打我?这帮刁民?”那衙役顿时又惊又怒。

    “打你又如何?你先看看这帖子是什么?”

    那衙役又惊又怒,当下打开帖子看后,不由道:“这是沈师爷的名帖?”

    “你还认得字?怎么林官人的面子,你可以不给,连沈师爷的面子也不给了吗?你知道林官人是谁的人吗?这里轮到你放肆了吗?”林延潮一句接着一句质问。

    这衙役当下被林延潮骂得哑口无言,沈师爷确实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当下道:“妈的,居然是真?!?br />
    “你还要不要带我们见官?下牢?不啰嗦了?那就给我带路,否则沈师爷要你好看!”

    这衙役灰溜溜地道:“凶什么凶,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小海,你带他们进衙门去,老子还要去巡逻,不奉陪了?!?br />
    这衙役说了句场面话,赶紧带人走了。

    众人这才进了衙门大门,一旁三叔与林延潮道:“潮囝,方才这么做是痛快了,但是却得罪了你大伯的同僚,以后他就难做了?!?br />
    林延潮当下道:“一个皂隶也怕的话,我们还不如待在老家得了,衙门胥吏衙役就是如此,你硬他就软,你软他就硬,大可嚣张一点,不必与他客气?!?br />
    大娘在一旁道:“我觉得延潮方才威风,咱们当家就是人太老实了,在衙门里被人欺负?!?br />
    众人当下进了县衙,过了仪门,前面就是上次打官司的正堂,仪门西侧是架阁库,而东侧则是典使厅,也就是六房典使,书吏办公的地方。

    典使厅分六房,一道门进进去左列吏、户、礼三房,右列兵、刑、工三房,这都是规矩天下衙门也是一般。当下那个白役将林延潮一家带到后,朝兵房那间一指,人就走了。

    林延潮走到兵房门前,找了一名白衫帖书道:“劳驾,找一下林克,也就是你们新来的帖书,我们是他家人?!?br />
    那白衫帖书眉头一皱道:“???林克,他被打法去里坊征召壮丁去了。你们在茶房等一会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今天忙死了,该死的倭寇?!?br />
    林延潮他们当下就在茶房等候起来。

    林延潮一家就搬了小凳子,坐在旁边等着,茶房几个人知是贴书的家眷,也没有怠慢给了茶众人喝,还升了盆火给他们烤衣衫。

    林延潮他们坐了一阵,不久就看见大伯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大伯?!?br />
    “爹?!?br />
    “相公?!?br />
    “官人?!?br />
    “大哥?!?br />
    一家人围了上去,大伯陡然见到妻儿,顿时激动地将她们揽在怀里道:“你们来了,我还担心你们呢,来了就好,来了就好?!?br />
    然后就是好一番一家大团圆的场面。

    大娘呜呜地哭道:“相公,我还以为差一点要见不到你了。你这没良心,跑到城里吃香喝辣的,就不管我们娘俩了,还不是延潮机灵,你以后休想见到我和你儿子?!?br />
    说着大娘往大伯身上猛锤几下。

    大伯见同僚过往的连忙道:“娘子,给我几分颜面嘛,这都是我署里的?!?br />
    倒是三叔见大伯道:“大哥,你身上怎么回事,衣裳都是脏了,这黄黄是什么?这不是屎吧!”

    大伯见三叔这么说,顿时有几分狼狈道:“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滑了一跤,滑了一跤?!?br />
    大伯才说完,一旁吏房里走出来一名穿着青衫的吏员问道:“林克,事情办的如何了?”

    大伯当下拱手垂头丧气地道:“回,回禀典使,事,事没有办好?!?br />
    一旁与大伯一并去的贴书也是道:“典使,我们去坊里召集丁壮守城,被人堵住了,坊甲脚底抹油走了,只剩下我们背锅,百姓骂我们平日只是拿钱,倭寇来了又不能抵挡,还要将俞大帅这样的好官给罢免了,现在还要他们的子弟去送死?!?br />
    “说着说着,就什么东西都砸了过来,有人还拿着粪桶丢啊,我算是跑得快了,林贴书慢了一步,搞成了这个样子?!?br />
    林克连忙道:“典使,我没事,皮糙肉厚的,挨几下打没事,就是衣裳脏了?!?br />
    典使当下道:“这,这成什么体统,你是衙门的帖书,也是有身份的人,眼下清军道牌票,要我们兵房从城里征召壮丁,协助卫所兵守城,你们若是不给我征来三百个人,我也没办法交差!”

    大伯只能应道:“是,典使,此事我们一定给你办好,我先安顿了家眷,再去坊里一趟?!?br />
    “嗯,尽快去办,喝碗茶,擦擦身子,换身干净衣裳,不行,把黄班头他们叫去,他们拿那些刁民最有一套了?!钡涫顾祷盎故怯幸惶椎?,虽是催促,但也没有逼急了。

    林延潮当下道:“大伯,你去办差,我们身上有钱,先随便找个客栈住,你事情办妥了,再来找我们?!?br />
    众人都是十分理解。

    大伯听了眼眶一红,又看了他妻儿道:“难为你们了?!?br />
    大娘也是难得大度道:“官人不用担心我们,用心当差?!?br />
    林延潮收拾了一阵,正要走时,这时吏房风尘仆仆走进来两个人。

    典使本是绷着脸的,但看见其中一人,顿时满脸笑得和花一样道:“哎呦,这不是沈师爷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ps:兄弟们要不要这么厉害,一觉睡醒,三江第二了,第二了,第二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再投下三江票拉!每天都可以投一次的,推荐票也不要拉下了哈!
228| 686| 558| 238| 409| 396| 135| 258| 755| 871|